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八章 坐而论道(下)

第五十八章 坐而论道(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

林秋露和张崇都有些脸色变化,但秦逸凡却没有丝毫的动容。倒不是他不担心林秋露,只是,赤龙说的这些,以前他就听林秋露说过,唯一有点新鲜的,不过是十八品之后才会真正进入器修的行列而已。

如果光是这一点就能让林秋露有了什么偏差,那林秋露也实在是谈不上一个真正的修道之人了。只是,看起来林秋露还是被赤龙后来说的这些夸大其词的言语有些震惊,事关自己的修行,当局者迷,一时看不了这么远而已。

秦逸凡几乎可以肯定,器修绝不仅仅是法宝品级提高这么简单。不过,这个时候也不适合在林秋露的面前谈论这些,还是忍住没有问出来。

赤龙也一直在看着秦逸凡,虽然这个年轻人很对他的胃口,但如果真的秦逸凡连一点普通的悟姓都没有的话,也不值得栽培。目前看起来还好,秦逸凡能在如此的年纪就获得武学上这么高的修为,也不是一味的苦练出来的。当然,他也没有指望秦逸凡能在一席话之后就突然之间领悟出什么来,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结果如何也很难说。

并不是那些惊才绝艳的人物个个都能够修行的,这些人虽然悟姓奇高,但天姓也决定了他们不管是接受什么都非常之快。可要真正的论到辛苦修行,却又完全不是那回事。很少这样的人可以忍受枯燥而且乏味的修道过程的。

“你是丹道的吧?”指点了林秋露,好像赤龙并不打算放过张崇,转而把话题提到了他身上。

张崇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丹鼎派,修的就是丹道,只是不知道赤龙这样问是什么意思。刚刚得知了意修的境界,结合师门的做法以及不久前赤龙的说法,心中正在忐忑知道了这些东西,赤龙突然问起,脑子里一热,口中差一点就蹦出不怀好意这几个字。

赤龙是妖族,他会认真细致的指点自己吗?张崇十分的怀疑,不过赤龙的实力摆在那里,不用说动手,光是人家不经意之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压的张崇不敢有任何的异动,何况只是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门派问题。

“丹道的最高境界你知道是什么吗?”赤龙忽的问道。除了秦逸凡,没有人会相信赤龙这样问的目的是有什么指点。

摇头,张崇当然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可赤龙没有丝毫放过他的意思,反而笑了笑,解释道:“最强的丹道,炼制出来的丹药,可以让人瞬间飞升证道,甚至连度劫都不用。我想,你进师门的时候,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很怪异,张崇知道这些,但从来不清楚这是最强的丹道,只知道是前辈有人做到过而已。当时自己羡慕的五体投地,发誓自己也一定要做到那样的境界。这也是自己一直以来激励自己的目标,没想到,居然就是赤龙口中的最强丹道。

“如果你不想做到最强,你永远也做不到最强。”赤龙是这样说的,几个人都在点头,大家都知道有道理。

不过,秦逸凡还是不怎么熟悉这些,好奇的问道:“既然有这样的丹药,大家又何必辛苦修行呢?”

就连张崇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修炼丹道只是因为知道丹道可以做到如此,但从来没有想过直接吃了这样的丹药飞升证道:“难道这传说是假的?”张崇脸色有点发白,既然有这样的丹药,何必苦苦的修行?

赤龙一眼就看出张崇在想什么,一旦自己坚持的东西突然发现还有一个更加便捷的方式,而不用自己苦苦的修行,这种激烈的反常很容易留下阴影。旁边秦逸凡和林秋露虽然不是丹道修行者,但也同样对有这样的速成方法感到困惑。

“有这样的丹药,也的确有这样的效果。”赤龙毫不掩饰自己的语气:“汉代不是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传说吗,那个人就是你的丹道前辈。”

“不过,吃了这样的丹药,飞升之后,却没什么好结果。”赤龙好像什么都知道一般,如果真像他所说的什么境界知道什么境界的事情,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

“就算能升天,这样的人又能怎么样?没有经历过自己修炼的辛苦,没有经历过度劫的艰难,就算上了天,也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赤龙看着几个好奇的人,缓慢的说道:“上边也需要有打杂的吧,太上老君那么厉害,不也有几个扇火的小童?”

这么一说,张崇的脸色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赤龙好像还意犹未尽:“炼出这样的丹药,是丹道修炼者的终极目标,那是炼丹者的修为,而不是食丹者的福分。你有什么可不平衡的?况且,不用度劫的丹药,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道理,你如果到了那个境界,自然就会明白。”

听到这里,众人已经是疑虑尽退,尤其是张崇,对于丹道的信心更加的增强。只是,林秋露还是很困惑,她知道,所有的这些,全部都是赤龙借评价他们的机会说给秦逸凡听的,可这有什么作用?难道只是为了让秦逸凡知道,还是说另有其他的隐情?

秦逸凡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在细细的沉思,他也在思索赤龙的用意。不过,目前为止,除了自己得道很多有用的信息,知道了很多修道的境界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好像对意修和器修都有了一定的程度但是却并不详细的了解。隐约中,忍不住和自己的情况对比起来。

赤龙的意思他也能大概的明白,无非是想要秦逸凡参考其他的流派,自创自己的武道。但赤龙却没有把他们妖族的修炼方式说出来,或者说语焉不详。也许是真的不适合秦逸凡,也许是其他,反正,秦逸凡知道的,只是妖族和武者很类似而已。至于什么样的类似,秦逸凡也不清楚。

“也许,和我接触对你而言是好事,不过,更多的也许是坏事。”赤龙依旧十分亲热的拍着秦逸凡的肩膀:“大部分的修道人士,从此会对你退避三舍。但更多的人,会把你这个和妖族同流合污的家伙恨的死死的。”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一点没有连累了朋友的难过。

秦逸凡也不会在乎这些,淡淡的笑了笑:“我交朋友不会看他的身份,就算你是妖族,就算你是逆天之人,该交的我一样会交。”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赤龙站起身来:“今天已经打扰的太久,来这里也只是给湖中的小朋友撑一下腰,还结识了你这个好朋友。有时间去我那里转转,告辞!”

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的留恋。秦逸凡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赤龙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包括林秋露和张崇在内,没有人知道赤龙是如何走的。

林秋露还是有些担心:“东家,他……”还想说些什么,被秦逸凡挡住,没有说出口。

“你们去周围找找,看看那几个人是不是还活着?”秦逸凡吩咐道。赤龙下手虽然狠辣,但他并不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而且他护着湖中老兄的消息也需要有人散布出去,肯定不是借助秦逸凡他们的口,一定还是留下了后招。

林秋露和张崇依言而去,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至少张崇和风浩修还是有些关系的,自然也十分的卖力。

秦逸凡独自来到了湖边,见到了秦小玲和那个被赤龙一把扔进地里的念空和尚。两人依然在昏迷之中,显然是秦小玲把他们弄出来的。

木长老是被秦逸凡打晕的,只是伤势太重而已。这也是秦逸凡第一次靠着**的力量将修道之人击败,心中还是有些淡淡的成就感。

张崇就是很好的郎中,手上虽然没有那种极品的飞升丹药,但疗伤的药物却是一抓一大把。等他扛着昏迷中的风浩修赶过来的时候,秦小玲已经帮助林秋露把另外的赵秉常和女子扛了回来。

救治的任务自然是张崇的活计,但他却也不敢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恢复如初,自然,他也没有这样的能力。木长老一醒来,就看到秦逸凡在身边,忍不住怒目而视。不过,转眼看到周围几个人的惨状,猛地吓了一跳,以为是秦逸凡的手脚,登时收敛了许多。

“那个家伙是谁?”赵秉常没有那么好的修养,醒来看到秦逸凡的第一眼就开始追问,仿佛要将赤龙剥皮生吃一般。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也都看着秦逸凡,等着他回答。

“赤龙!”秦逸凡也没有隐瞒,淡淡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剑门三英听后完全没有什么反应,估计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木长老和念空和尚却是齐刷刷的哆嗦了几下,仿佛听到了什么恐怖的恶魔的名字,连他的名字也可以伤人一般。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