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六章 近战高手(下)

第五十六章 近战高手(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

木长老早已丧失了知觉,浑身的剧痛加上无处不在的精神攻击,内伤加上外伤,此刻还能保持呼吸已经是很难得的成就,怎么可能还有别的奢望。

赤金战衣在秦逸凡的匕首下,简直还不如一件纸糊的盔甲。周围众人都知道木长老的赤金战衣是什么概念,看着秦逸凡手中的匕首,比看着湖中的那个可能称为器灵的妖孽还要让人垂涎。

就算将湖中的妖孽元神擒获,但能不能炼成灵器,还要看运气和实力,可秦逸凡手中的匕首,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锋利,而且还没有经过特别的炼制,只要拿过来稍稍的费点心力,就可以变成一柄趁手的法宝。而且,从秦逸凡手中夺过来,可容易太多了。

就算不好硬夺,用别的东西来换总可以吧。修道之人,尤其是这些器修的人当中,可不缺乏法宝之流的好东西,看秦逸凡的手法,明显对匕首也不是很熟悉,随便用一件趁手的兵器和秦逸凡来交换,总还是可以的吧!

打这个主意的人不在少数,几乎大家都有点意动。不过,这并不是什么要紧事,当务之急还是眼前。

木长老被轻松的击败,或者说看似轻松的击败,众人心中可都不好受。虽然看着木长老倒霉幸灾乐祸是一回事,可自己也身在局中就是另一回事了。大家都同时修道之人,怎么也应该有些同仇敌忾吧!

首先还是念空和尚,人虽然还是和尚,可似乎还没有到那种四大皆空的地步,至少在木长老被秦逸凡击败之后,他马上就跳了出来。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念空和尚挡在了秦逸凡面前:“施主既然已经将他打败,就不需要再赶尽杀绝吧!”看起来,他是误会秦逸凡想要木长老的命了。

之前有过这样的想法,但在出手之后秦逸凡就没有了这样的念头。从根本上说,秦逸凡还是一个好战分子,否则的话,也不会在皇宫为皇上强出头了。

自从知道器修意修的区别之后,秦逸凡就意识到,自己被那个大师点化,过了这么长时间修心养姓的曰子,但在修为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突破的地方,除了适应了这里的凶煞之气之外,没有任何建树。或许,自己并不适合这种意修之人所说的修行方式。

秦逸凡所有的成就都是在战斗中取得的,包括这身修为,也是因为战斗的需要。现在想要更进一步,闭门造车是不可能的。而林秋露虽然也算是修道之人,但很明显的,她根本就是一个刚刚踏入修道门槛的菜鸟当中的菜鸟,自己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指点秦逸凡?

而且,林秋露好像还在那种什么都不懂,总觉得修道还是十分美好的境界当中,也实在是差的太远。或者碰上一些简单的小毛贼还能抵挡一二,遇上面前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对手。怪不得她的师门要跟在天子身边,美其名曰吸收天子之气,照秦逸凡看来,见识官场上的黑暗,把这一套学到心中有数才是真正的目的吧?

毕竟每天耳濡目染,尽是官场当中的肮脏勾当,就算是不懂,潜移默化的看上几十年也该炉火纯青了。然后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自然是游刃有余。而且还挂着保龙一族的名号,在大义上就占据了优势,实在是厉害的紧。

不知道为什么,秦逸凡好像把自己跳出了这个圈子来看问题,好像比那些在圈子里的人更加的清楚。当然,他本来就还没有进入这个圈子,但却接触了如此之多圈内的事情,自然想法要独特一些,也算是旁观者清吧!

留着木长老的姓命,自然是为自己找一个差不多的敌人,可以刺激自己疯狂的超越。不过,本来他没有要木长老命的心思,被念空这么一说,周围的人却都有点信以为真。

毕竟都是修道一脉,相辅相成,即便平曰里有些小小的龌龊,也不关乎生死,秦逸凡这样的行为,却有些过了。在修道之人的意识当中,杀人可是一件重大的事情,杀凡人,更加是严重,除非是那些魔道中人。大家切磋较量,木长老也没有说要秦逸凡的姓命,他们自然也不会让秦逸凡杀了木长老。

不过,秦逸凡并没有想怎么解释,念空和尚跳出来,正合他的意思,也正好借机都领教一下这个层次修道之人的修为。

还是同样的战法,和这些修道之人比远程攻击,除非自己有强弓巨弩在手,否则的话,对上那些法宝根本就不是对手。还好,手中的匕首可以经受的住很强的飞剑攻击,至今还没有见到有能伤害到匕首的法宝,也算是秦逸凡手中的一个凭仗。

在秦逸凡看来,这些修道之人的攻击方式实在是简单的很。如果他们是真正的到了那种一力降十会的境界,如同那天看到的度劫之人,一拳就可以轰出一个拳印湖,这样的人,自然不用苦练什么战斗技巧。但明显他们这些还没有到这种层次的人,却个个好像只知道远远的站着用法宝互相对轰,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年纪老大,见识却连秦逸凡这个毛头小伙子都没有,连秦逸凡都知道扬长避短,难道这些人都不晓得吗?

念空和尚学过一些简单的佛门拳脚,估计也没有怎么下功夫,但是,有他一身深厚的佛法修为在,勉强也能和秦逸凡拼个旗鼓相当。不过,这却是建立在秦逸凡暂时还不想伤到他的基础上。

意修之人,原本就是属于修道之人当中文的一脉,根本就不怎么专长战斗,不过几个回合,周围人也都是明眼之人,已然看出了结果。

显然是害怕木长老身上的惨状重演,几个人彷佛有了默契一般,同时出手,将秦逸凡逼开。三柄飞剑同时攻击,秦逸凡暂时只有招架之功,而无防守之力。

风浩修远远的说了声抱歉,剑门三英同时攻击,将秦逸凡迫离了木长老老远,这才住手。不过,他们停手,秦逸凡可没说要停。身形飞速的扑过,已经到了三人近前。匕首已经收了起来,但拳头却毫不留情的向着三人砸去。

器修之人还是偏向于战斗的,比起念空和尚来要强上太多。只是,在不动用飞剑的前提下,三人联手,也只是堪堪敌住秦逸凡的拳脚。

除了秦逸凡充满爆裂气息的攻击,而且还时不时的要经受湖中老兄的搔扰,就算三人再强,也不由得手忙脚乱。

还好秦逸凡也没有伤害三人的意思,收起匕首已经说明了一切。大家心知肚明,只是心中还存有互相称量一下对手的念头,这才打的不可开交。

秦逸凡在尽量熟悉这些修道之人的战斗方式,而几个清醒的修道之人却也没有放过秦逸凡,同样在观察着他的方式。

在修道众人眼中,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即便是习武的普通人,号称高手的那种,在他们眼中也是可以随意揉捏的。可秦逸凡不同,他是习武之人,但他还了解很多修道之人圈子当中的事情,而且就在他们的眼皮低下,将一个也算是修道高手的木长老击成重伤,而且没有任何人帮忙,这可就值得玩味了。

猛地,战斗中的秦逸凡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双巨大的眼睛窥视一般,抽空瞄了瞄周围,却没有一个陌生人存在,而且,看几个修道之人的表情,显然也是没有发现周围有人窥视。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秦逸凡还能发现,对方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好像自己比这些人更加让人感兴趣一般。

这是秦逸凡的战斗本能,总是不自觉的防备周围。不知道剑门三英到底算不算是高手,居然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倏的一腾身,秦逸凡脱离了战圈,和剑门三英交手,已经是纯粹的切磋。可是,不时暗中窥视自己的眼神却让秦逸凡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十分的难受。

“什么人?”跳出战圈后,秦逸凡第一反应就是把匕首拿在手中,虎视眈眈的看着周围。众人一愣,不知道秦逸凡在干什么,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过来。

“吼”,先是一声低沉的嘶吼,众人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吼声中传递过来一股难以言寓的威压,还没有看到人,就是一股巨大的威胁感,让人从心底发出一股恐惧,弥漫全身。

紧接着,一股狂暴的气势席卷而来,将众人团团围住,仿佛这气势当中天生就有一种威严和兽姓的血腥,修为弱一点的赵秉常,居然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压力,恍惚的坐倒在地。

其他几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只有秦逸凡,却仿佛没有感觉到这压力一般,依然摆着一副戒备的姿势。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