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六章 近战高手(上)

第五十六章 近战高手(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

众人齐齐都是一怔,随即,好像都有些愕然的看着秦逸凡,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秦逸凡是什么人,一个普通的习武之人而已,居然敢在这么多修道高手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听过这样的话语,一干修道人等居然都有些失神。随即,这失神变成了哄堂大笑,就连正在努力抵抗湖中老兄攻击的木长老和念空和尚都不例外。

尽管大家都算是修道高手,但也并不意味着就失去了欢乐的感觉。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一个蝼蚁一般的人在自己眼前耀武扬威的时候。

最终木长老以及念空和尚的战斗没能再持续下去,再持续的话,说不定会因为分神太厉害而导致无法收拾,只能略有些狼狈的在剑门三英和秦逸凡的注视下逃出战团。

虽然最后这段实在是有些狼狈,但绝对没有人会笑他们,大家都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对当事人来说,念空和尚还好,出家人四大皆空,也不在乎这场面到底是不是好看,可木长老就不同,本来从湖中被逼迫出来就已经显得有些落了下乘,又被迫离开战团,脸面上可有些挂不住。

“小辈!”刚刚就是因为他开口要求秦逸凡而被拒绝的,所以,前后加起来,对秦逸凡最火大的也是他:“给脸不要,真以为你能接住一柄无人控制的飞剑,便敢在我等面前如此说话吗?”

乞丐真是多事,也符合他情报贩子的姓情,居然连秦逸凡徒手接飞剑的事情都宣扬了出去。怪不得那些人会对秦逸凡有些另眼看待。

不过,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即便是一个武林高手,在修道高手的眼中,也依旧是一个稍微特殊一点的普通人而已。大家见面就都能发现,秦逸凡童身早破,就算修行,也只能修行一些邪门的东西,谁也不在乎,没想到他居然自己跳了出来,而且还是正对上有些恼怒的木长老。

“居然还敢亮刀,好,我便领教一下你这此地主人,到底有没有什么能力保住你的地盘。”最近几天,因为赵秉常的失言差点引来天雷,所以秦逸凡是此地主人的说法大家都已经接受。不知道是不是给天子之气一些面子,谁也没有在这上面做文章。不过,秦逸凡的亮刀,还是让木长老的怒火再次升级。

秦逸凡却毫不在乎,在这里,是他的地盘,秦逸凡还从来没有在拳印湖边上怕过任何人。手中的短匕轻轻的亮了一下,让对方看清楚,随即,做了一个武林中人常见的请战手势:“来吧!”

木长老虽然人温文尔雅,但却一点没有这种世外高人的修养,在秦逸凡的眼中,甚至连一些他们眼中的卑微的江湖人都不如,丝毫不懂江湖礼数。

身形轻轻的一转,闪开了一道从身边刮过的轻风,秦逸凡手持短匕,飞身扑了上去。

如此近的距离,在秦逸凡的速度来说,不过就是转瞬间而已,木长老只来得及发动飞剑,将秦逸凡的来势阻了一阻,便再也无法赤手空拳的突然面对马上到眼前的秦逸凡,只能更加狼狈的一个土遁,远远的离开。

还好秦逸凡吩咐过秦小玲,不要随便出手,否则的话,刚刚木长老的这一下,就足以让秦小玲结结实实的攻击半天。

被一个普通人如此的避开,实在是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好在木长老还是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自己艹控飞剑还算是有门,如同一个凡夫俗子一般拿着刀剑对拼,自己还真做不出来。

飞剑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在秦逸凡的身边来回的飞舞攻击,叮叮当当声不绝。所有的攻击,都无一例外的被秦逸凡手中的短匕接下,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材质的匕首,居然如此的坚韧,能撑住木长老至少十级飞剑的狂轰滥炸,还没有出现一丝破损。

毕竟控制飞剑还是比较容易,相对秦逸凡要周密的防守来说,轻松的太多,木长老甚至还有余暇祭起一道五雷符,向着秦逸凡当头劈下。这五雷符是道家法宝,发出便是一道雷光,取五雷轰顶之意,速度却是丝毫不含糊,秦逸凡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正中当头。

几人当中除了乞丐和秦逸凡还有些算是救命的交情,其他人也都是一面之交,看到木长老的攻击,但谁也没说话。一个修道高手,欺负一个普通人拿出去说到哪里,木长老的面子也丢定了,何况还加上五雷符偷袭。但对手毕竟还是个普通人,没有木长老那样的门派势力,大家假装看不到就完了。

雷光及体,秦逸凡身上闪耀起一片耀眼的电火花,如同整个人被点燃了一般。众人满心期待的等着出现秦逸凡剧烈抽搐委顿在地然后被五雷轰顶劈的全身焦黑的情形似乎根本就没有出现,只是电光闪了一会,就慢慢的黯淡了下去,最后悄无声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倒是木长老自己,飞剑上总是传来一丝丝的雷光,让自己感觉很是不舒服。劳而无功,更加让木长老的面子挂不住,全身光芒闪烁,仿佛突然之间穿上了一件闪着光华的金缕衣,手掐法诀,一股大力登时从天上降下,结结实实的压在秦逸凡的头顶。

泰山压顶,秦逸凡以前也经历过一次,只是让身上仿佛负重许多而已,这个程度的法诀并不能让自己受伤,仅仅起到一点阻止自己行动的作用。

雷光在身上,好像被手中的短匕疯狂的吸收,甚至还送出了一部分给自己,进入自己的内腑,麻麻痒痒着实的舒服。这感觉和那天被劫雷击中差不多,内腑也十分轻松的就吸收了这些雷光的能量,没有一丝的溢出。

和一个修道之人隔这么老远对拼是没有出路的,习武之人的优势在于近战。看对手好像已经觉得泰山压顶术将自己困住,秦逸凡索姓将计就计,将自己的身形也放慢一些,渐渐的表露出一丝疲惫。

飞剑如同在戏弄秦逸凡一般,时不时的以一种秦逸凡可以接受的速度缓慢的攻击着。而木长老本人却带着一脸的笑意,缓慢的接近中。

也许是觉得自己被秦逸凡避离原位有些恼怒,打定主意要和秦逸凡近战了。不过,即便如此,周围之人看着他那一身金光闪闪的衣服,也都个个暗中摇头。穿着赤金战衣和一个普通人对战,就算是胜了又有什么光彩?

秦逸凡等的就是他接近,猛地速度一提,在众人猝不及防的目光中,重重的一拳,轰在木长老身上,同时,手中的短匕也如同毒蛇出洞一般,向着木长老的咽喉割去。

木长老总算是发觉不对,顾不得身上被拳头轰击的力道,身体飞速的扭动,堪堪躲开了秦逸凡的匕首。但人是躲开了,身上的赤金战衣却留下一道清晰而且平滑的口子。

周围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秦逸凡手上的是什么匕首,居然如此的锋利。连木长老号称龟壳的赤金战衣都经不起一击。瞬间,有人把主意打到了秦逸凡的匕首之上。

躲开了匕首,身上被秦逸凡击中的地方却如同一个巨大的爆竹在体内爆炸一般,一股无涛的内力,夹杂着纷乱的爆裂力量,居然侵入了内腑之中。号称能够抵挡十级一下飞剑的赤金战衣,居然毫无所用。

这点很容易理解,在秦逸凡面对的战斗当中,有不少对手都是身披重甲的,但重甲并不能抵挡内力的侵袭。即便是换成了比重甲还要厉害的赤金战衣,同样如此。更重要的是,这里可是湖中老兄的地盘,身体的痛苦加上无法控制自己,后果是非常恐怖的。

内腑的痛苦让木长老再也无法自如的控制飞剑,失去了主人主动控制的飞剑,自动的飞回了主人身边。接下来,就是已经被近身的木长老如同一个练习使用的靶子一般,在周围众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的注视下,被秦逸凡疯狂的蹂躏。

看似轻飘飘的拳脚,轻轻的抚摸在赤金战衣之上,甚至连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但木长老的身形却随着秦逸凡这轻飘飘的拳脚,不住的变化位置和姿势,口中不住的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声音,但却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赤金战衣则在秦逸凡的有意控制之下,被沿着中缝生生的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木长老的身体。战衣上的金光,也不过是闪烁几下之后,就黯淡下来。周围的人心知肚明,都是一声叹息,这件著名的赤金战衣,今天算是毁在这里了。

木长老的口中,鲜血一直就没有断过,在秦逸凡如此的重击加上湖中老兄作祟的情况下,木长老没有当场身亡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别以为拿着个飞剑动来动去就以为自己是高手了。”秦逸凡停下来攻击,看着已经不诚仁形的木长老:“战斗,你根本就是个外行。”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