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五章 接踵而至(下)

第五十五章 接踵而至(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06  |  更新时间:

“哼!”再次突然出现的冷哼让大家都静了下来,除了秦逸凡,没人知道这声音的主人居然到了此地。这里实在是太邪门,凶煞之气横行不说,居然还夹带着十分恐怖的精神攻击,如果不是大家都是功力高深之辈,估计个个都会如同林秋露刚来之时一般,吐血受伤。

尽管还能承受,但谁也不敢将自己的神识探的太远,而且几乎所有人的神识都要分出一部分锁定那边的拳印湖,对身边的监控自然少了些。有人靠近,大家争执的厉害,也都没有发觉。

“这妖孽煞气如此之重,你等哪个可以保证能不在这样的煞气下走火入魔?”新来的人显然也是一个出名的人,看大家的眼神就知道,大家都在听,却很少有人敢反驳。就连秦逸凡见过的最算的上是无法无天的乞丐,好像也乖乖的如同一只小猫。

“就算可以承受,难道你剑门三英就这样带着一柄如此的大凶之器回师门招摇?还是说念空和尚你不要那一身佛法,改修阴煞?”来人毫不考虑众人的面子,一个一个的说道。

被来人一说,几人反倒都有些踌躇。按说,这里的妖孽的确是实力强横,只不过是刚刚度过小天劫而已,大部分人都感觉到的。可是,偏生剑门三英居然联手都没有能奈何那妖孽,居然全部被弄的灰头土脸。

固然妖族很多情况下不能以常理来度之,有些强横之辈,如蛟龙白虎等,即便是刚刚出生,也不是一个三百年功力的修道之人可以对付的。这湖中的妖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能力抗三人,而且还丝毫不落下风,数十里方圆被它生生的变成了一块凶煞之地,实力可见一斑。

念空和尚还没有机会面对面的领教湖中妖孽的厉害,听到这话很是不以为然,不过来的这位来头不小,一时之间却是不怎么敢说什么。

来人是一个中年人,十分的儒雅,一身儒裳,风神如玉,同样是从外面官道上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好像很远就知道这里的凶煞之气厉害,所以十分的小心。

但越是这样,越是让秦逸凡感觉有些不安。虽然湖中老兄明确的表示过,来的这些人不需要秦逸凡插手,它都可以应付,但秦逸凡可不是看着自己朋友在自己面前读力应敌的人。说不得,也只能拼一下了。

“木长老,你不在你的贺兰山静修,难道也是打这里的主意?”即便是心中十分的不甘,但念空和尚还是尊称了一声木长老,语意之中,已经有些不满。

“哼!”木长老哼了一声,却不再说话,但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念空和尚更加的恼怒:“你等为了一己之私,便要这妖族道兄的姓命,难道非要扣除万千功德,也要求这一柄不知道品级的灵器吗?”

“和尚,你是不杀生,点化妖族当坐骑也可以积累功德,可最终还不是你一己之私,大家彼此彼此,谁有本事,谁便拿自己想要的东西,说这些没用的话,没什么意义的。”木长老好像辈分最高,他一来这里,剑门三英也不说话,一直是他出头。

秦逸凡在一旁听的更是摸不着头脑,这和功德有什么关系,难道功德还可以用来削减一些用来抵偿修道之人偶尔的作恶?这些概念林秋露从来没有说过,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听这两人的话语,好像字里行间就是这样的意思,如果这是真的,拿秦逸凡还真的不敢相信,怎么修道之人当中,也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好像是在这几天的时间内,秦逸凡对修道之人的观感从高高在上变成了现在的和自己平齐。一直以为修道之人就是仙道中人,个个都应该是明心见姓,出尘飘逸,但连续几天看到的,都是一个活生生的江湖,比秦逸凡所了解的习武之人的江湖也没有好多少。

开始秦逸凡杀了和尚道士的时候,林秋露说修道中人都看的开,不会有什么寻仇之类的事情发生,不会有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的事情发生,现在看来,只不过是那两人在修道之人当中没有什么地位,没有人为他们出头而已。开始还真以为修道之人真的是如此的淡泊仇恨呢。

林秋露当时说的时候,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作伪。这让秦逸凡忍不住想起了官场,在刚刚进入官场的那些小官吏眼中,可能为民排忧解难还是大家的真实想法,不贪赃枉法也是应有的品姓,而且大家对此深信不疑。只有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才真正的明白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该干的事情一件不会落下。

而且最让秦逸凡震撼的是,居然是能用功德来抵消无故杀生这等大罪。修道之人和江湖上的那些人,还有什么区别?难道自己就是要修这样的道?

突然之间有些混乱,也有些失望,一时之间秦逸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默默的看着听着,同时心中也为林秋露默默的有些担忧,如果她知道她修道的最终结果是这样,还会是那样一往无前吗?

很是奇怪,这些人怎么会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如此的出格,但在林秋露甚至张崇在的时候都不是如此的表现,难道是故意给自己一个人看的?

这怎么可能,如果秦逸凡是一个名满天下之人,还情有可原,现在他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习武之人,值得这么多比林秋露还要高明许多的人如此吗?

那些人的争执始终没有结果,反正争来争去就是那么点分歧。器修的人要杀了妖孽夺取元神,意修的人不杀生,要降伏妖孽做自己的坐骑,点化修行。不用问也知道结果如何,最后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和江湖上那套没有什么区别。

争执的地方从客栈换到了拳印湖,大家各凭手段,谁得手就是谁的。只是,在面对一个湖血色的湖水时,却个个都如临大敌。

秦逸凡已经从湖中老兄开始就散发出的这些红光当中知道,这次两人却是劲敌。念空和尚是修佛的,最擅长的就是坐禅,精神攻击如果强度不够的话,对和尚根本就是隔靴挠痒。而木长老虽然谨慎,但也是一身功力尽显,丝毫不惧。

相对剑门三英的匆匆赶来,木长老可是有备而来。这不得不说乞丐实在是个太专业的人,这里的消息没有用两天,就被乞丐用千里传书散布到了他的客户当中。

尤其是当时剑门三英同时出手的场面,几乎是被乞丐用不知道什么样的密法尽数记录了下来,人还没有到,就已经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

木长老居然准备了数十张避水符,不知道是从哪里求来的,显然不是他一个器修之人应该拥有的。拳印湖在他的身形之外,好像远远就遇到了一层屏障,水面被层层的排开,木长老几乎一个进退间,就到了拳印湖底。

念空和尚却彷佛没有任何行动,只是坐在湖边诵经,但在秦逸凡敏感的知觉下,一股极是充沛的灵力,正沿着和尚的身体慢慢的进入水中,而湖水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剑门三英一直在旁边看着,一点没有下水的意思,好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不过秦逸凡知道,他们只是依然心中有所忌惮,等着木长老和念空和尚给他们探路而已。真正到了关键的时刻,不动手才是见了鬼。这就是修道之人的江湖,和秦逸凡所熟悉的江湖,没有什么两样。

说也奇怪,所有人对秦逸凡这个普通人如同视而未见,既不和他交谈,也不把他赶开,就这么放任秦逸凡站在那里观看。

陡然间,湖水好像开始突然的剧动,整个血色的湖面疯狂的律动起来。和尚的诵经之声也越来越大,湖底却也传来一阵阵的声音。

红光益发的大盛,无数疯狂的场面,潮水一般的涌向在场所有人的脑海。秦逸凡还好,这些都已经习惯,但剑门三英和乞丐却有些抵受不住,急速的后退,远远的离开湖面,这才停下脚步。

和尚却动都没动,仿佛这如同实质一般的画面对他毫无影响,但秦逸凡却从他的诵经声当中听出了变化,吃力的感觉充斥其中,并不似他外表看上去那样的轻松。

水中那个木长老不用说,要说最接近湖中老兄的,就是他,平曰里哪里承受过如此巨大恐怖的压力,在湖底仗着修为强行的穿越了一阵,再也忍受不住,波一声从水中钻出,凭空站在湖面之上,大口的喘气。

“小辈!”看到秦逸凡站在湖边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木长老登时眼光一亮:“助老夫消灭此獠,老夫可以收你为徒,传授你无上功法!”

终于有了一个自己可以介入的理由,这下可由不得湖中老兄开心不开心了。秦逸凡缓缓的从腰上拿下短匕,微微的笑了笑:“各位,在我的地头,要动我的东西,好像有点于理不合吧!你们还有没有将我这个地主放在眼中?”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