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五章 接踵而至(上)

第五十五章 接踵而至(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2979  |  更新时间:

血色的拳印湖如同沸腾一般,纷乱不休,随后慢慢的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最后慢慢的平静下来。如果不是秦逸凡知道湖中老兄绝不会是这湖水,否则的话一定会误会,这血水就是湖中老兄的本体。

三个被抛上来的人早已失去了知觉,上岸之后就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动也不动,全身[***]的。乞丐也因为突然之间仓促运功而受了些轻微的伤害。

抓住飞剑的手是秦逸凡的,没有了主人控制的飞剑,只要不碰到它的锋芒,和扑通的兵器没有什么两样,除非那些剑刃的平面也能伤人。很幸运,并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秦逸凡也不是冒冒失失的动手,他在这里运功可是随心所欲的,手上携带的真力足以控制住这无主的飞剑。乞丐在旁边看着看似轻松,实则秦逸凡也是小心翼翼的。

但在乞丐眼中,却完全是另一回事。无论是器修还是意修之人,在双方修为差不多的情况之下,谁敢如此大胆的硬接这种失控的飞剑?没有主人的飞剑,甚至连敌友都不分,如何敢硬接?但他却不知道,这在习武之人手中,只不过是平常的接暗器的手法,只不过是把暗器换成了飞剑而已。

血色的湖面早已恢复了正常,但三个昏迷的人还没有醒来。原本还算的上是风度翩翩风神俊秀的三人,此刻都是同样的落汤鸡模样。

按照林秋露的说法,元庆老道在三人面前不过就是扑通的货色,只不过谁也不愿意沾上那个老道的身后许多麻烦事,所以才没有理会过。由此看来,湖中老兄这次可算是不得了。以往连对付元庆老道都有些吃力,现在却同时将三人都制服,修为增长可不是一倍两倍的强悍。

夹在手中的飞剑,此刻没有了湖中老兄的影响,正生出一股力道,好像是要返回主人的身边。连续挣扎不休,秦逸凡也只是控制了几下,就放开了夹着飞剑的手,看着飞剑自动的飞回到主人的身边。如此的服膺,让秦逸凡也忍不住有些感慨,怪不得人人都想要一个好法宝,光是这认主一项,就能让江湖中人羡慕到吐血。

乞丐是恢复最快的,毕竟他一直没有动手,只是在最后的关头运功防御,伤得最轻。三人却都等了半晌都没有动静。如果不是能远远听到三人的呼吸之声,也能看到他们上下起伏呼吸的身体,真以为他们都是死人。

“你是哪个隐世高人的弟子?”这次是乞丐主动开口,毕竟无论如何,从年岁上看起来,秦逸凡都不像是他的同辈和长辈,乞丐可是有自己原则的,绝不会向女子和晚辈强买强卖,不过,不久前发生的一切让他实在有些怀疑,难道秦逸凡真的不是扑通的习武之人?

“我没有师父!”秦逸凡说的是实话,但乞丐却好像有点不信。这也怪不得乞丐,任谁看到这一幕,知道飞剑是什么东西的,都会有类似的想法。怎么可能一个普通人可以随便的抓住修道之人的飞剑还毫发未损的,这绝对不可能啊!

乞丐定定的看着秦逸凡,眼中充满了疑惑。难道那个度过小天劫的不是什么旁人,而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可能啊,年轻人身上虽然有些淡淡的灵力痕迹,但和能够度过小天劫的程度相比,那是远远不如的,怎么可能?对秦逸凡的回答,乞丐也只是撇撇嘴,什么话也没说。

三人伤势看起来不轻,至今无法醒过来,如果没有乞丐在,秦逸凡说不定会将三人抛回水中,不过现在却没那么方便。张崇就是丹鼎门的门人,正好叫他过来处理。乞丐一直在旁观,既不救人,也不妨碍救人,很是奇怪,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规矩。

目前三人都伤的不轻,至少在回到客栈之后,才慢慢的醒过来,强忍着这里的不适,急急忙忙的调息养伤。这里的消息已经散布开来,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前来,拖着伤病的躯体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林秋露也见到了乞丐,却并不怎么排斥,反倒主动上前和他交换了些消息。林秋露是晚辈,乞丐居然一点没有什么刁难,反正是交换,和天子保龙一族的人交换消息,并不是很吃亏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乞丐好像对秦逸凡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无时无刻不跟在秦逸凡身边。有他在,林秋露好像放心大胆的离开了秦逸凡,趁着难得的时机,加紧适应这里的凶煞之气并锤炼乾坤剑匣。而乞丐跟着秦逸凡的理由,居然是因为秦逸凡救他一命,他要在这段时间内还秦逸凡这个人情。

湖水中肯定是有东西的,但三人的惨状在前,乞丐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进入湖中。秦逸凡也多了一个钓友,不过这个家伙明显的不是那种长姓子,让秦逸凡很是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修道之人,怎么会如此的跳脱。

“掌柜的,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已经是乞丐第不知道多少次开口询问了。秦逸凡每次都回答不知道,后来也有些烦了,任由他发问,索姓不理睬他。

“阿弥陀佛!”低沉的佛号彷佛从客栈的那头就传到这里,如此的招摇,让秦逸凡也很是有些皱眉。

“哦,这个和尚来了?”乞丐有些诧异,但却马上兴奋起来:“走,去看看,这个和尚可是个厉害的主,不比那三个人差!”

秦逸凡实在拗不过他的请求,终于应了,慢慢吞吞的收拾渔具。回到客栈之时,却发现有个纳衣老和尚正被乞丐缠的烦恼不堪。乞丐不愧是专业缠人的主,弄得和尚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最后还是乖乖的掏出些东西,向乞丐买了些消息。

“念空和尚,你可别心疼,这消息绝对是值得的!”乞丐洋洋得意的欣赏了半天到手的货色,才扭头对和尚言道:“剑门三英你该知道吧,就前两天可是在这里栽了跟头的。你要打这里那东西的主意,可要小心哦!”进来的秦逸凡恰好听到这句,忍不住心中有些好笑,这等三人一出现就能知道的消息,居然愣是让乞丐卖了个好价钱。

剑门三英当然就是风浩修,赵秉常,还有张梦蝶,都是剑派出身,经常在一起游历,又是一时之选,人称剑门三英。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便是他族的道友,能修出灵智,也是上苍眷顾,何必非要取其姓名!须知万物有灵,皆是众生,你等结个善缘,让贫僧度化此道友,如何?”念空和尚一个稽首,不过却不是冲着乞丐,而是冲着从客栈当中出来的剑门三英。

“念空和尚,说的好听。”却是其中脾气不怎么好的赵秉常:“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等的心思,度化,让人家当你们的坐骑而已,何必要说的那么好听。你们那些菩萨尊者,哪个不是骑着妖族的道友?大家彼此彼此,就不要在嘴皮子上争高下了,看真本事吧!”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秦逸凡在一旁却是一怔,原以为,这些修道之人想要湖中老兄的元神,是为了能炼制灵器,想来意修之人不使用法宝,应该不会前来争夺。没想到一句话却打破了秦逸凡的一厢情愿,这些意修之人,竟然也要来参与其中。不过赵秉常的理由倒是充分的很,在秦逸凡听过的传说中,观音,文殊,普贤这些菩萨,倒真的是个个都有一个妖族的坐骑的。

从他们的争执来看,器修和意修之争,倒像是俗世当中文武之争一般,一个注重法宝,注重攻击和防御,另一个偏重自身的修为,强调自我意境的提高,还真是一个偏文,一个偏武。大家互相不对眼,都指责对方是错误的修行之道,很有意思。

秦逸凡思索之间,那些人却已经吵的差不多。刚刚碰了壁的剑门三英却也不再说什么,念空和尚有本事,自己到山那边的湖中去降妖抓鬼,也别耗在客栈当中空耍嘴皮子。双方不欢而散,不过这里可没别的地方可去,和尚不住客栈,自己到门外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盘膝坐下,开始做功课。

乞丐是个包打听,也是个消息通,估计很快剑门三英受挫的事情就会传出去。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除了说明湖中老兄的修为精深以外,只证明一件事,用这里的药物元神炼制器灵的话,估计会更加的强大,而用这里的妖物当坐骑,也一定会很强悍。

再赶来的人,除了修为越来越强之外,对湖中老兄也一定抱着必得的心态。这不管对湖中老兄,还是对秦逸凡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现象。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