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三章 年轻高手(上)

第五十三章 年轻高手(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

“灵器很容易得到吗?怎么我听到的,无数人都在希望拥有,而却没有听说几个人能真正的拥有?”秦逸凡随口又问了一句。这些人口口声声说希望拥有灵器,难道灵器就能如此轻松的获得吗?

“怎么可能?”林秋露摇头道:“灵器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只不过,找到合适的器灵只算是其中的第一步而已。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更谈的上什么灵器不灵器的。”

秦逸凡点头,表示明白。扭头看了一眼林秋露,不知道怎的,突然发现林秋露在说这些的时候,完全不像是一个修道之人。既然修道之人个个都热衷于灵器,为何林秋露此刻说出的话,却好像完全并不在意那些所谓的灵器一般。

“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贪心,在乎是否拥有灵器的。”林秋露和秦逸凡的默契并不是普通的高,只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大家看的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灵器这等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

“既然看的这么开,为什么还会有人如此的热衷?”修道之人不是应该清心寡欲的吗?怎么还会有人贪图这些身外之物,甚至连秦逸凡都想不明白。

“总还是有些人的。”林秋露说话的声音低了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我根本没资格评论这些人,论辈分也好,论修为也好,都不是我能够评论的,但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结束了这个令人不是很愉快的话题,大家开始各自忙碌。虽然林秋露说的只是一个可能,但也不能不防。只不过,连林秋露都没有办法的人物,又能如何的防备?秦逸凡此刻最多算是半个修道之人,而秦小玲,如果被人发现真实的身份,说不定也是一个灵器的好器灵。

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但这里毕竟不是外面,凶煞之地的名头也不是白来的。湖中老兄度过小天劫之后,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强悍?至今秦逸凡还没有领教其中的厉害,相信在很久以前就能让元庆老道这等凶魔饮恨,就算是比元庆老道更加强悍上一倍的人,也不见得能讨到好去,何况还有秦逸凡在一旁。

接下来的曰子依然平静,秦逸凡在努力的适应内腑和经脉的协调,林秋露在疯狂的适应凶煞之气并开始锤炼乾坤剑匣,秦小玲则在湖边挖掘自己新身体的新功能,大家都在忙碌各自的修为,谁也不会影响别人。只是在晚饭的时间,大家会聚集到一起。尽管秦小玲不食人间烟火,但也会装模作样的和秦逸凡享受一下晚餐的乐趣。

“掌柜的,你们回来了?”正在晚饭的三人都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随即,张崇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进入了客栈,一脸的惊喜。

差不多两个多月的平静生活,到今天终于被张崇的到来所打破。

凶煞之气在秦逸凡他们离开后就消失无踪,让张崇很是怀疑,这凶煞之气本就是秦逸凡自己的身上发出来的。即便不是如此,也和秦逸凡脱不了干系。虽然凶煞之气已经消失,李松都以为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的价值而不再出现,但张崇还是坚持过一段时间就过来看看。

在路上就又感受到了熟悉的凶煞之气,让本来还想施展一些小神通赶到此地的张崇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步行几十里到达这边。回来就看到了秦逸凡的身影,心中的那点疑惑更加的证实,这里一定和秦逸凡有关。

来这里还是为了那些阴煞之气,张崇之前炼制的那些十分的管用,师门当中几种罕见的丹药也被他炼制出来,不但自己在门派当中名声和地位都有小小的提高,自身的修为也水涨船高。李松同样是如此,不过,在这里凶煞之气消失之后,他就开始云游四方,寻找类似的地方。

年纪大还是有年纪大的好处,尽管李松的年纪也不小,不过比起张崇还是差了一点。张崇甚至还去拜访过一次周青,得知当时的情形,也是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掌柜的他们离开是因为元庆老道?询问过这里的山民,说是东家自己离开的,不免多了很多的疑惑,但此刻见到了秦逸凡,就再也不用这样无聊的猜测。

听他的话语中包含的惊喜,倒是一点都不虚伪,真的是因为见到了秦逸凡而开心。林秋露张崇见过,也打了招呼。不过,秦小玲张崇却是从未见过,一身红衣,面容娇美,看起来年岁不大却是一身浩荡的佛力,让人根本无法将她和以前的黑衣阴尸联系起来。

秦逸凡也不说什么,只是简单的介绍这是自己的妹妹。张崇也算是熟客,不用怎么费力招呼,在上次居住过的房间当中安顿下来,寒暄一阵,送了秦逸凡一些疗伤的药物之后,就恢复了那段时间的生活。

黄半仙和周青却一直没有出现,本来几个人还算是熟人,此刻也只剩下张崇一个。每天的生活如同林秋露一般,每曰里离开数里之外,练功并兼顾吸收炼化阴煞之气。

官道上传来的马蹄声又一次打破了这里的平静,听马蹄声就知道不是普通的马屁,驿站的那些兄弟们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好马。

不久,一名华丽的骑士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当中。坐下马匹着实的神骏,通体黑毛,只是四蹄各有一簇白毛,罕见的踏雪乌骓。比起一般的马匹,这匹乌骓马足足的高了两头,极其的雄骏。乌骓马的璎珞缰绳马鞍马镫之物,全部都是珠光宝气,就连偶尔翻起的马蹄上露出的光芒,也足以让人刺目,那马蹄铁居然是黄金打造而成。

马上的骑士,更加的非同凡响。健硕但不虬壮的身形,熟练老道的骑术,配上那张足以迷倒万千红尘女子的脸孔,让人乍一看之下,直以为是潘安在世,宋玉重生。

“店家!照看我公子我的坐骑!”在客栈门口一个熟练而潇洒的偏腿下马动作,让一干山民们如痴如醉。

客栈原本是按照县城最好的客栈为原型建造的,自然有马厩,当下有山民要过去拉缰绳,却被乌骓马一个高高的蹶子,吓退了几步。那年轻公子却笑道:“不用拉,你领路,他自然知道干什么。”

目送山民带着马匹走向马厩,公子这才走进客栈,开口就道:“叫你们东家过来,公子我有吩咐!”

秦逸凡却还在拳印湖,看这贵公子的气派,山民们也不敢隐瞒,将实情相告。当然,他们也只知道秦逸凡极其喜欢在拳印湖钓鱼,其他的还是一无所知。

“哦?你们东家居然还有这等雅兴?”贵公子眼睛一亮,问明的路径,安顿好自己,一路沿着秦逸凡经常走的山路,翻过了山顶。

看到拳印湖,贵公子的目光更是异彩连连,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远远的也看到了秦逸凡在湖边垂钓的身影,笑着打量了一会,移步走了下去。

“掌柜的好雅兴啊!”到了山下,贵公子就开始打招呼,不过声音极低,好像害怕打扰了秦逸凡钓鱼一般。

秦逸凡头也没回,双眼注视着湖中,只是伸手轻轻的晃了晃,算是打过了招呼。动作看似十分的不礼貌,但贵公子却毫不介意。看到不远处还有林秋露暂时放置的钓竿不用,很是客气的向秦逸凡请求后,也拿起来和秦逸凡并排坐在岸边,开始垂钓。

有意无意之间,贵公子做了几个手势,但秦逸凡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只是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目光转回了湖面。贵公子也毫不介怀,陪着秦逸凡开始兴致勃勃的钓鱼,目光如同冷电一般,不时的扫过湖面。

空中好像莫名其妙的起了风,秦逸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抬头向空中望去。年轻的贵公子还是一副笑脸,只不过,目关也从湖面移到了空中,看着天空风起的方向。

天空中一道流光从一个小小的亮点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清晰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两人不远处的地方。同样是一个和这边贵公子相貌气质不分轩轾的年轻人,风神如玉,踩在一柄白色的剑上,飘飘欲仙。

如同在耍弄一般,那人踩着宝剑,在空中一个十分圆转的弧度,从拳印湖上掠过。宝剑几乎紧紧擦着湖面,好像只要再下一点点,年轻人就是双脚站在水中一般,动作说不出的潇洒。

只不过,在掠过湖心的时刻,湖中好像突地冒出一点让人无法注意的红光。只是惊鸿一瞥的闪过,在这大中午的时刻眼力差一点都无法发现。而此刻,岸上的贵公子仿佛不齿湖中那人的卖弄,目光正看向别出,而那个御剑的年轻人,却也没有注意过脚下。

扑通一声,伴随着一声惊叫,天空中帅气的年轻人好像突地中了邪,以一个潇洒到无以复加的姿势,钻入了水中。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