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二章 天劫担忧(下)

第五十二章 天劫担忧(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

缓缓的调动真元,体内如同流质一般的真元沿着原本熟悉的经脉慢慢的开始流动,到达内腑的时候,秦逸凡惊讶的发现,真元居然不是按照原来的经脉流动,而是开始进入相应的内脏当中。

最神奇的是,居然所有的内腑都是相通的,真元在其中可以十分顺畅的流动。虽然第一次真元进入内腑有些略微的不适,但相比平常在凶煞之地练功的时候带来的经脉痛苦,真的可以算是小巫见大巫。

第一次的感觉很是奇妙,如果不是神医指点,从来不会明白,真元也可以在内腑当中流经,而且还不会对内脏造成任何的伤害。真元在这种修炼的时刻带来的温养作用,能让秦逸凡清晰的感受到。

内腑的每一个部分,都沐浴在内力的温养当中,从中感觉到的,不光是内腑在真元的温养下越来越强悍,而且在内腑当中流转一圈后,真元好像在突然之间减少了许多。秦逸凡知道,这应该是神医说的内腑的藏府的作用了。内力并不是减少,而是储存在内腑当中。

练功的时候还无法试验是不是能够从内腑当中提起内力,秦逸凡只能小心的把在内腑当中流转了一圈的真元缓缓的回归了丹田。

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在丹田中塞的满满当当的真元,居然只剩下一半不到。其他的,应该都是储存到了内腑当中。

一个周天完成,秦逸凡站起身来,走到了门外。两女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就在门口的视野范围之内,也不用跟着出去。

伸手一掌,一股劈空掌力发出。真元从丹田提起,流经经脉内腑,沿着胳膊上的经脉轰出。一丈之外的一块石头被掌风击中,飞起老高,远远的落了出去,等落地的时候,已经碎裂成了几块。

真元经过内腑的时候,内腑当中丝毫不意外的冲出一股真元,和丹田中提起的真气合二为一,比起单纯的经脉流转的真元强度,足足强了一倍有余。

也就是说,只是简单的这么一点变化,秦逸凡的攻击力凭空增加了一倍有余。只是,第一次调动内腑的真元,显得仍然有些生涩,并不像经脉当中如此的流畅,否则的话,威力应该会更大才对。

又惊又喜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秦逸凡好像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此一来,只要自己能将丹田的真元再练回原来的水准,岂不武功要强出一倍?

内腑是互相连接的,按照神医指点的相生相克的关系,只要控制好真元的流经顺序,在内腑当中也可以产生十分强大的真元,甚至效果比起经脉来,更加的有效。

只要自己能尽快的熟悉这样的方式,不但内力会突飞猛进,而且还绝不用担心内腑失衡的麻烦。同样是修炼自己的四条经脉,但效果却比那些名门大派的正统功法还要高效,毕竟这就是速成的功法,去除了糟粕,就是比他们更强的功法。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秦逸凡这样的机会炼成这样的功法。如果不是那道小天劫留下的好处,秦逸凡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将内腑和经脉有机的连接为整体。虽然那些大门派的正统功法收效慢,但毕竟也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流传下来的,无法小瞧。

虽然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踏入修道界的一步,但至少能让自己在武学方面的瓶颈一扫而空,也是相当开心的事情。只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林秋露会露出一些淡淡的担忧?

平静的生活好像又恢复了以前,平常秦逸凡就在拳印湖边垂钓练功,而林秋露和秦小玲则结伴到几里之外的地方重新适应湖中老兄越来越强悍的精神攻击和凶煞之气。她们还没有资格领教湖中老兄幻境的厉害,还在进行最初级的适应。

秦小玲好像化身罗汉金尸之后,对这里的适应更加的强悍许多,基本上,要找秦逸凡的时候,都是直接土遁到秦逸凡身边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和林秋露混迹在一起,好的和姐妹一般,十分费解。

发生过小天劫之后,这里的一切好像完全没有变化,来往的客商,他们几个的生活,都是和原来一模一样。只是,谁都知道,自己的身上和以前都不一样了,都在刻苦的修炼。

乾坤剑匣现在林秋露已经可以进行最简单的控制,可以变成一个很小的如同佩饰一般的东西,挂在自己身上,不用整天背的那么辛苦。但想要能够熟练的使用其中的飞剑,却非几曰之功。

秦小玲每天除了控尸**,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后来没事翻出了和尚留下来的金装金刚经,看了几遍之后,好像悟出了些什么,又或者是对其中的某些内容感兴趣,每天没事就是诵经。让知道她本来身份的秦逸凡和林秋露大为别扭,好在这并没有坏处,而且秦小玲在几天之后就发现,这样实在太吵人,自己主动由诵经变成了默念,两人的耳朵才清静一些。

林秋露也曾经抽空指点秦逸凡,让他在湖中看看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发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秦逸凡却照着她的话做了。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知怎的,林秋露好像是松了口气,但又像是越发的担忧,实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自己不说,秦逸凡自然不会问。

终于,在某天看秦逸凡练功完毕,秦小玲习惯的将他的衣裳和头发弄干之后,林秋露还是开了口:“掌柜的,这里最近可能会不怎么太平。”

“为什么?”秦逸凡整理着自己的身上,变化后的菜刀已经换了一个更适合它现在模样的刀柄,还简单的配了一个木头鞘,斜插在秦逸凡腰上。

“因为那个小天劫!”林秋露既然打算说出来,也没有隐瞒,直言不讳。

“真正的天劫,都是修为十分高深的前辈们要经历的,所以,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推算出天劫的发生时间和地点的。不过,小天劫不同,境界不是很高的小天劫,尤其是只有两道雷劫的小天劫,只要各大派辈分稍微高一点的长老们,都可以推算出来的。”林秋露慢慢的解释着。

“推算出来又如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秦逸凡还是不解,不知道修道之人的想法。

“很快就会有人前来查看到底是什么人度劫,毕竟这不是各大门派的门中弟子。几个大门派一般会派人过来调查的。”林秋露说道:“如果他们发现是湖中的妖孽,很快会有人动起歪脑筋。”咬了咬嘴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经受灵器的诱惑的。”

上次张崇李松他们来的根本目的可能原本也是如此,不过他们毕竟还是属于意修的门派,所以最后还是临时变成了吸收阴煞之气。不过,如果这次来的是高手,而且又看上了湖中老兄的话,那秦逸凡该如何应付,如何面对?

“和尚道士算是在修道和修佛界的什么等级的高手?”秦逸凡突地问了这么一句不相干的。

林秋露倒是没有意外,秦逸凡估计是想通过和尚和道士的修为来定位一下高手的等级,所以很痛快的回答道:“那两个家伙只是比我高一辈的弟子,论起来,我应该叫他们师叔。不过,在我的师叔辈当中,也只是两个一戳就倒的软柿子。”

“那如果有高手来,会是什么级别的高手?”秦逸凡再次问道。林秋露的师门特殊,基本上这些都有记录。

“很难说,也许是类似我和张崇他们这样的低辈弟子,但已经确定这里有不是他们所知的生灵度劫,很可能会引来一批对灵器觊觎许久的高手。”林秋露正是为此,有些担忧。

和秦逸凡生活了这么久,当然知道秦逸凡的姓格。她只是很好奇,从秦逸凡以往的经历来看,秦逸凡不应该是这样从容淡定中正平和的一个人,但事实上就是如此。不过,最近好像有些略微的改变,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有人要动湖中老兄的话,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秦逸凡。她的担忧也正是来源于此,来的是张崇李松这样的低辈弟子还好,一旦是高辈弟子当中的高手,那可就很难说结果如何。而不巧来的是修道界当中最近风头正劲的几大年轻高手的话,那几乎可以肯定,冲突是一定的了。

或者有湖中老兄的帮助,加上自己和秦小玲也能够略微的抵挡一二,但如果真正的惹怒了那些人,他们可不是和尚道士这种没人理会的孤魂野鬼,很可能就是更高辈的人降临。没有哪个门派会放过灵器这种好东西,就算是意修的道门,太上老君不也有几件类似七星宝剑羊脂玉净瓶这样华而不实的好法宝,虽然他几乎一生都不会用这些。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