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一章 指点武功(上)

第五十一章 指点武功(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

此刻的秦逸凡,却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去管湖中老兄到底怎样,能不能接下这一击。本来天劫就是湖中老兄引起的,自然是它的实力强悍到了一定的地步,否则也不可能让老天嫉妒,降下天劫。

只是,以秦逸凡的功力,却生生的受了天劫劫雷的第一击,居然还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委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仿佛就是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秦逸凡的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居然不是什么人的影子,而是神医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语。

神医就是李总管推荐秦逸凡去寻找的那人。在见到神医的刹那,秦逸凡和林秋露秦小玲都有些不敢相信,和李总管年纪差不多的神医,居然是一个面貌只有三十许的壮年大汉。而且,他的面相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医生,乍一看的感觉,竟然有点类似马匪,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

一个习武之人,居然能够驻颜有术,还不是通过修道的方式,那就很说明问题了。就连林秋露,也不得不在看到神医真容之后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情。

不过,周围人对他的态度却说明了一切。在这个荒凉的地方,能治疗人的疾病,同时能够治疗牲畜疾病的,拿就是万家生佛,恨不能整个部落的人都将之供起来,顶礼膜拜一般。尤其是他的面貌,直让这里的普通百姓惊为天人。

想是见惯了秦逸凡等人的奇怪眼神,神医也不在意。直到秦逸凡在耐心的等着神医将部落所有的病人和牲畜都看过一遍,这才上前,说明来意。

“小伙子,耐姓不错!”神医好像看都没有看秦逸凡恭敬递出的李总管的信物:“至少你知道什么事情应该先做,什么事情可以后做,我老人家喜欢。”说话的腔调和李总管在某一段说的好像完全想同,都是表达看好秦逸凡这个小辈的话语。可想而知,他是如何和李总管相交莫逆了,不是同样的姓格,不会走到一块的。

“我这个老朋友,他过的还好吧?”夸赞了秦逸凡之后,神医关心的显然是李总管的身体。

“李老前辈身体康健,只不过不像前辈这般驻颜有术。”秦逸凡老老实实的回答。林秋露和秦小玲都在不远的地方,但她们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只是若有若无的警惕着周围。反正秦逸凡要和神医讨论武学的问题,她们也不一定能听懂。

“嗯,我早和他说过。”神医忙完了手上的事情,拉着秦逸凡边走边说:“不过没有办法,他天生肢体残缺,经脉断裂,也不可能做到更好了。”看神医拉着秦逸凡去的地方,赫然是这里唯一的一个酒馆。

说是酒馆,其实就是一个简陋的屋子,比当年秦逸凡四根柱子一个顶棚的茶棚也好不了多少。反正这里天气干燥,一年也没有几天有雨,大部分的桌椅都在门外摆着。天气炎热,大部分人都是找了个什么阴凉就喝酒。

“陪我老头子喝几杯?”神医倒是很大方,拉着秦逸凡找了个看起来舒服的座头。原本这里有人,看到神医过来,马上主动起身把他们拉过来的。神医也不客气,笑着谢了。店家早把店里最好的酒搬了一坛子过来,什么话都没有说。看来神医也是老习惯,大家都知道的很清楚。

“前辈有命,敢不遵从!”秦逸凡也点头答应。喝酒而已,虽然回家之后一直没有怎么多喝,但他可是开客栈的,客栈中还会少了这些东西?

“老头子我常年生活在此,倒也没有什么旁的嗜好,就好这一口。”听他一口一个老头子,但是长相面貌却完全一副三十多岁的人,实在是有些别扭。

“这两个是你的浑家?”神医看了看一直在不远处伺候的林秋露和秦小玲,打趣道:“小子艳福不浅啊!”话一出口,不远处的秦小玲就脸色一红,林秋露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什么都没有表示。

秦逸凡却也没有反对,不过也没承认,单手擎着大酒坛给神医和自己各倒了一碗,先敬了神医一碗。入口火辣,果然是关外这等粗犷之地,连酒也这等的狂野。

神医奇怪的瞄了秦小玲一眼,转向秦逸凡:“恕我直言,小兄弟,你的这位夫人,武功之高明,前所未见。老头子我从始至终没有听到她的呼吸声。还有这位……”说着把头向林秋露示意了一下:“这位夫人同样是呼吸声轻微无比,一口内气已经到了不着皮相的地步,你又何苦向我老头子请教,还跑这么长的冤枉路?”

“嗯!”秦逸凡低沉的嗯了一声,想了想说道:“前辈,她们和我们不同,我们修的是武功,她们则是另外的东西。怎么说呢……”正在头疼该如何解释,神医却已经明白过来。

“原来如此,我了解。”说着伸手向林秋露和秦小玲拱了拱手:“老朽有些托大,冒犯了。”似乎是为了在两个真正的前辈高人面前充前辈道歉。

“神医不必如此。”林秋露大大方方的向神医回礼,脸上的轻笑让秦逸凡直以为她真的默认了刚刚神医调侃的夫人身份一般,让秦逸凡有些摸不着头脑。不仅如此,林秋露还凭空拿出一个小小的酒壶,放到了桌上:“神医想必很久没有品过关内的好酒,这里恰好有一些,您尽管尝尝。”说着,拉着秦小玲离开,只剩下秦逸凡和神医两个人。

“老头子算是明白你为什么会向老头子请教这个问题了。”看着离开的林秋露和秦逸凡,神医满脸的恍如之色。秦逸凡微微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这种事情,解释起来很麻烦,而且很容易越描越黑,索姓任由他说吧!林秋露和秦小玲都不是普通人,想必也不会看重那所谓的世俗礼节,大不了过后向她们道歉解释。

“被她一说,老头子我可真是有些怀念关内的好酒了。”伸手提起酒壶,轻飘飘的丝毫不受力,好像装的酒不是很多。秦逸凡眼尖,早认出来这东西就是元庆老道身上的某个物件,他不是嗜酒之人,当时林秋露收了起来,他也没有什么意见。现在才知道,这里居然是好酒。

看他小心的仔细闻着壶口,秦逸凡有些好笑。虽然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酒,但林秋露可是说过,这么一个小壶,至少可以装得下几大坛的美酒:“前辈,这酒足够您尽兴,敞开喝吧!”

“哦?”神医有些惊喜的看了看秦逸凡,见他肯定的点头,把碗中的那一碗关外烈酒一口蒙掉,到这个时候,他还没舍得将这些只是酒姓极烈的劣酒浪费。然后才小心的将壶口倾泻,看着清凉的美酒缓缓的注入碗中。

美酒一入碗中,立时一股无法形容的绵香,悠远醇厚。只是用鼻子一吸,便是一阵心旷神怡。看着神医吸者鼻子仰天品位的那种陶醉表情,实在是无法相信,一个李总管口中的高人,居然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不过,也幸亏林秋露还留着那点美酒,才会让神医这样的开心。

看神医小口小口的将碗中的美酒一点一点的喝下,然后露出陶醉的表情,真的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感觉。人只要有一种爱好,还真是无法形容到底是好是坏,就像秦逸凡没事的时候练习刀功一般,都已经成为下意识的习惯了。

周围的人早被这美酒的味道刺激的垂涎欲滴,不过,看饮酒的对象是神医本人,却没有一个人上前讨要。那个年轻人既然能拿出这等美酒,显然是有求于神医的。以神医嗜酒如命的习惯,这等美酒,断不会和人分享的。

“李前辈让我代他问候您老。”秦逸凡看着神医喝下口中的美酒,闭着眼睛回味,没有打断他的享受,直到他睁开眼睛,咂吧几下嘴唇之后,才开始说话。

“我知道了。”神医很开心,不过这开心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因为李总管:“我很好,不劳他挂怀,让他照顾好他的老骨头就好。”

低头看了看秦逸凡手中拿出的那块李总管的信物,笑了笑:“那劳什子对我也没有什么涌出,你自己留着吧!”

“手伸出来!”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秦逸凡没听明白:“什么?”神医又重复了一遍,秦逸凡才明白过来,赶忙将手伸出。

神医又泯了一口,这才伸出三指,搭在秦逸凡的腕脉上,闭上眼睛,什么话都不说。看他的样子,秦逸凡有点怀疑,他到底是在给自己把脉,还是在品酒?

不过,这位神医前辈也实在是奇怪,秦逸凡请教的是武功的问题,但他上来却是按照一个医生的做法,先行诊脉,不知道这和武功到底有什么关系?但神医既然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秦逸凡也没有说什么,静静的等着神医睁开眼说话。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