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五十章 雷霆万钧(上)

第五十章 雷霆万钧(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

庞大的压力实质一般从四面八方涌向秦逸凡,好像陡然间湖中老兄单纯的凶煞之气增加了一倍有余,即便没有任何的幻境迷惑,光是这种携带着强大的血腥气息的压力就让秦逸凡有一种如临大敌的压迫感。

努力的集中起自己的注意力,秦逸凡开始调动真元,开始如同往常一般的周天循环。真元刚刚离开丹田,就感觉到一阵久违的迟滞,那种差点就不受自己控制的动荡让秦逸凡仿佛回到了数年之前第一次进入湖中的情形。

不过,此时的秦逸凡也非吴下阿蒙,数年来的锤炼让他的精神坚韧的如同山中的老竹,光是这点压力,还不足以让他无法支撑。

尽管困难,但真元还是艰难而又缓慢,但是却以往之前的向前。沿着熟悉的经脉,丝毫不停留。即便所经之处,经脉所承受的压力好像稍不注意就会爆裂,但真元依然坚定的向前。

在庞大的压力背后,秦逸凡又能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一丝重逢的喜悦,但还夹杂着一点点的对抗和不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此刻的秦逸凡,就算是天蹋下来也不会去管,只管一心一意的调动自己的真元。

山顶的林秋露和秦小玲,此刻好像远在山顶,也无法承受那种巨大的压力,只看到湖中红光弥漫,连秦逸凡的身影都无法看清。秦小玲还好,能够勉强支持,毕竟罗汉金身也不是全无用处,但林秋露却是有点实在无法承受了。

不得已,只能继续退,退到了客栈附近才勉强能够承受。而客栈附近的山民们,却好像一点都没有什么感觉一般,见到她们,依然热情的招呼。秦逸凡在湖中一钓鱼就是一整天,这种事情太平常了。

而秦小玲和林秋露却是互相对视一眼,心中均有些了然。拳印湖红光弥漫,不可能没人看见。但山民们表现的这么自然,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就有点出人意料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山民们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发现这种异常,或者说,在他们的眼中,看到的一直是正常的景象。不用问,这一定是湖中的那位老兄的杰作,它在强盛时期,连秦逸凡都能进入幻境,这些普通的山民,实在是太简单了。

但这也正好省却了秦逸凡林秋露很多的麻烦,至少不用费心的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把林秋露送回了客栈休息,秦小玲自己一个人又回到了山顶,她可不放心秦逸凡一个人在那边,如果一旦有什么需要帮助,她也绝不会袖手。上次还是千年阴尸,秦逸凡陷入幻境十几天的时候,就是秦小玲不顾一切的使用遁法把秦逸凡弄上岸,不用说现在她心内认定自己是秦逸凡的人。

秦逸凡现在已经无暇他顾,精神专注的比入定老僧还要认真,不敢起任何的杂念,任眼前耳边脑中闪过各种各样疯狂的景色声音,任经脉当中传来那种几乎无法忍受的痛楚,我自岿然不动。

真元坚定的向前流转,没有半点的停留,尽管速度缓慢的如同蜗牛爬,甚至连蜗牛爬都不如,但却是的的确确的在向前,谁都无法阻拦。

疯狂的压力越来越大,其中竟然包含着一丝惊讶,全神贯注的秦逸凡完全能够感觉的到。仿佛湖中老兄也在惊讶,他现在的控制力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终于,在强悍的压力下,秦逸凡虽然艰难但却一点都不意外的完成了一个周天。在他真元回归丹田的刹那,拳印湖瞬间一切风平浪静,红光消散,周围安静的一如往常。

但湖水中却明明确确的有一股无法置信的念头,清晰的传到了秦逸凡的脑中。随即,一阵不信,不甘,挣扎的情绪纷乱而至,挣扎半天之后,变成了顺从。

秦逸凡在水中没有什么动作,静静的呆着。湖中老兄的这次邀请可让他有点纳闷,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这么一出,而且居然还有这样的情绪斗争?难道是和那个古怪的小东西有关?

湖水再次出现了变化,一个接一个的小漩涡凭空出现,布满了整个湖面。而此刻的秦逸凡,却十分惊讶的发现,湖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的消融。

肉眼看不到任何的东西,纯粹是感觉,就是一个东西在另一个东西当中消融。很玄妙,让秦逸凡也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仿佛自己促成了这样的变化一般。

融合的过程很缓慢,再次期间却没有任何的凶煞之气溢出,就连正在扩散的煞气也好像都停了下来,不知道湖中老兄在弄什么玄虚。

缓慢的融合让秦逸凡想起在海边看到的情形,无数的江河汇聚,从入海口倾泻入宽广的大海当中,大海从来没有因为这河水透明清澈能配的上大海的碧绿湛蓝有所亲近,也不曾因为河水混浊不堪而拒绝。大海就是大海,从来都是一视同仁。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不知道为什么,秦逸凡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个词。这种感觉竟然是从一个小小的拳印湖当中感受到的,委实是让秦逸凡有些愣神。

经脉之间有些异样,一股说不上来是凶煞之气还是其他的力量,正缓缓的从皮肤的表面缓缓的侵入身体当中,在秦逸凡的经脉之间一阵停留,却又毫不停息的沿着原路返回。虽然只是在自己的经脉当中转了一圈,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而且,渗入之间无声无息,稍不注意的话,也只会当作是普通的搔痒而已,根本不会注意。

不过,以秦逸凡这般对真元和经脉的敏感之人,怎么可能放过这等轻微的征兆。心中一动,索姓再也不想什么,脑中空灵一片,细细的感受着这奇怪的力道。

湖水之中充满了这样的力量,仿佛极具灵姓一般,只是十分的轻微。在他静心下来之后,依然是一阵一阵的从他的身体当中侵入。然后在经脉当中游走一会,又毫不滞留的从身体内流出,十分的奇怪。

可以肯定,这不是错觉,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实。力道来的奇怪之至,既没有攻击的锋锐,也没有防守的谨慎,只是单纯的力量。

以前秦逸凡不止一次的下过水,当然明白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现象。而且,内心当中隐隐觉得,很可能,过了今晚,这里还会恢复正常,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理由,但秦逸凡就是能够有这样的预感。这种力量,与其说是湖水当中的,不如说是湖中老兄散发胡来的,而且,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很有可能,是今天湖中老兄和哪个怪东西发出来的。

消融,秦逸凡脑子一动,是了,一定是湖中老兄正如同吸收元庆老道的元神一般,在缓慢的将那个奇怪的东西吸收。而且,这样的融合仿佛是双方自愿的,甚至连一点激烈的抵抗都没有遇到过。

陡然,刚刚的一切也都清晰的反应到了秦逸凡的脑中。为什么会有那种奇怪的情绪,惊讶,不甘,顺从等,原来如此。

怪不得湖中老兄会让秦逸凡再次下水,而且还是在秦逸凡把那个怪东西给了它之后。想来开始的时候,定然是怪东西不同意让湖中老兄融合,不知道湖中老兄用了什么法子,把秦逸凡当作是赌注了。

也许是秦逸凡能够挡住那种程度之下的精神攻击,让那个怪东西感到吃惊,然后才不得不愿赌服输,带着不甘的情绪让湖中老兄融合,这才会有以后一系列的感觉。

消融的感觉也应该就是这个时候才出现的,定然是湖中老兄正在融合那个奇怪的东西。而这些湖水中的力量,也肯定是在这个时刻,湖中老兄无法控制而散发出来的。

一时之间,秦逸凡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到底湖中老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就这么稀里糊涂把那个怪东西给了它,会不会有什么不可预测的后果?会不会养虎为患?

不过,片刻之后,秦逸凡就心中一宽。湖中老兄越厉害,不也预示着自己在以后练功的过程当中会有一些更加大的,但是,这也意味着自己以后再也不会经受比湖中老兄的精神攻击和幻境还要弱的所谓的走火入魔的风险。

真正的强者,只会把磨难当成是磨炼,而不是阻碍自己的力量。这点秦逸凡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想通,这次只不过是再次过了一遍脑子而已。

看来,自己还不是神仙,还是一个凡夫俗子,还是无法看透这尘世间的很多事情,否则的话,也不会产生开始的担忧念头。

只是,秦逸凡想通之后,又有些隐约的觉得期待。湖中老兄真正的融合了那个东西之后,到底会变得有多厉害,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领教一番。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