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九章 游子归家(下)

第四十九章 游子归家(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18  |  更新时间:

“怎么了?”秦逸凡对秦小玲,还真的是当成一个小妹妹一般的溺爱,看到她皱眉,立刻问了出来。

“那个东西动的厉害!”秦小玲好像说话突然之间没头没脑,什么东西也不说明,叫人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好像觉得解释有些费力,秦小玲小手一转,再次展现的时候,手上多了个东西。正是那次秦逸凡进入玄妙之境的时候造成幻境的哪个东西,圆圆的肉球,很有弹姓,但一直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此刻那个圆肉球在秦小玲的手中,以一个夸张的形态扭曲着,翻滚着,想要脱离开秦小玲的手指桎梏,但罗汉金尸的力道岂是一个小小的东西可以抗衡的,只能不停的在秦小玲的素手当中扭曲翻滚,挣扎不休,时不时发出一阵大力的拍打声。

以前只有见到煞气珠的时候,这个东西才发生过那样的一次挣扎,后来收在秦小玲体内,正统的罗汉金身隔绝了它对煞气珠的感应,后来一直也相安无事,老实的呆在秦小玲体内。

曾经有几次秦逸凡拿到过手中研究,但每次总是能让秦逸凡陷入幻境当中。相对来说,这么个小东西,好像比湖中老兄在这方面还要强悍。即便是湖中老兄,也是在吸收了元庆老道的元神之后才有这样的能力,这个小东西好像天生就有,虽然每次的时间都很短暂,秦逸凡迅速就能脱离,但却也每次都会着它的道。

现在这个小东西居然如此的剧烈挣扎,难道是感应到这里煞气珠化开后的煞气?三人正注意着秦小玲手中扭曲变形的小东西,却突地发现,旁边的拳印湖居然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四下的翻腾起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谁也说不清楚,但很明显,湖中老兄也应该是和秦小玲手上的这小东西发生了共鸣。整个拳印湖,水花四溅,不知道有多少鱼虾在湖中疯狂的翻搅,仿佛在安静的湖中已经再也呆不住,想要跳出湖面一般。纷乱的鱼虾将湖水搅成了一团乱麻。

秦小玲手上的东西挣扎的也越发的剧烈,不知道那小小的个头怎么会爆发出如此的力道,甚至秦小玲罗汉金尸天生神力,居然也有吃力的迹象。差点一不小心就让这小东西蹦出手心,这也让秦小玲再次惊咦一声。手指用力,将它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湖面动荡的越发的厉害,除了水中动物的踢腾,湖水本身也开始了一种无法描述的振动,带起的哗啦啦的水声,十分的刺耳。

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看着这奇怪的场面无动于衷。还是秦逸凡有些急智,开声问道:“是你要这个东西吗?”

他喊的话,当然是对着湖中老兄。不过,他的话一喊,秦小玲手中的东西居然停止了挣扎,而沸腾的拳印湖也停止了那种疯狂的振动,缓缓的平静下来。

“你要这个东西吗?”看着这一切,三人如果还不明白,那就是见了鬼了。虽然眼前有一个罗汉金尸,但也只是僵尸,还不是鬼。

水面如同以往秦逸凡说话一般,荡起一层层的波浪,一圈圈的涟漪从湖中出现,直到岸边。这是中老兄的回答!

“给他!”虽然不知道湖中老兄到底要做什么,但秦逸凡还是毫不迟疑的点头。一直以来,湖中的它和秦逸凡的关系怎么说也应该算的上是个敌人,一直在干扰他正常的练功,甚至还时不时的弄出个幻境来让他入迷,反正对秦逸凡没有过什么明显的好处。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它却是秦逸凡的老友,也是唯一的一个从秦逸凡复员回家后就一直陪伴秦逸凡到现在的老友。虽然每每练功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承受它的精神攻击,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秦逸凡的真元和经脉也不可能达到如此的地步。

秦小玲毫不迟疑的将手中的东西扔向湖中。对于秦逸凡的话,她一直都是言听计从。林秋露对此很是不理解,即便秦逸凡曾经让她入土为安,但也不至于如此的报恩吧?

私下里林秋露问过秦小玲一次,秦小玲这具罗汉金尸居然当场红了脸,让林秋露怀疑眼前这个自己亲眼看着从千年阴尸转变成罗汉金尸的秦小玲到底是不是一具死尸了。死尸还会脸红?

“他,他看过了我的身子。”脸色红成一片的秦小玲头越来越低,声音也越来越低。林秋露大惑不解,这外出一路基本上都在一起,什么时候秦逸凡看过秦小玲的身子了?

陡然想起,在和尚炼化阴尸,秦小玲脱身而出化身罗汉金身的时刻,可是没有穿衣服的。林秋露登时一阵迷糊,这也算?

“那个和尚不也看过吗?”呆了好一会,林秋露才想起当天的情形,赶忙追问道。

“和尚早被我偷偷的追上杀了!”好像恢复了一些,但一出口却尽显阴尸本色。原本和尚还是她们主动放走的,不过,放走后不久,秦小玲就意识到了不对,赶忙追上去将之铲除。她的土遁之术比起林秋露的御剑飞行可要高明上太多,来回之间,竟也没有人发觉。

这算什么?虽然贞艹对女子来说是天下头等的大事,但这对一个千年女尸来说,是不是有些太荒谬了?林秋露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这件事,因为当时秦逸凡给她喂药的时候,她同样是变成了一个大红脸。只是,实在是有些觉得说不上来的奇怪。

同样身为女子,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体也不能随意给其他的男子看。不过,难道秦小玲在千年之久的炼制过程中,难道就没有一个看过她的身子吗?

还没等林秋露问出来,那边秦小玲就已经开口说道:“除了我襁褓时的父母,就连那些炼制阴尸的家伙,也从来都没有看过我的身子。我是清白女儿身,现在只是被东家看过,我虽然已经身死,但也是秦家之人!”

估计秦逸凡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如此莫名其妙的情形下多了一个秦家之人。嗯,或者应该说是秦家之死人。对此,他毫不之情,而林秋露也没有向秦逸凡说过关于这背后的任何事。而秦小玲,自然也不敢和秦逸凡说出这样的话。只不过,就多了一个对秦逸凡言听计从的罗汉金尸。

投向湖水中的怪东西还在空中,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抓住。说来奇怪,在秦小玲手中挣扎不休的东西,居然安静的如同听话的小猫,空中动都不动,恢复了原来圆圆的身子,安静的被那只无形的手缓缓的拿到了水面中央。

整个拳印湖突地从湖心出现一个小小的漩涡,漩涡越转越快,也越转越大,渐渐的变成了一个直通水底的水洞。周围的湖水被巨大的漩涡之力带起,超出正常的水面几尺高。

等到湖底露出的时候,那圆圆的小东西开始沿着漩涡中心的水洞,缓缓的下降。岸上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湖中的情形,谁也不敢大声的呼吸,生怕错过了什么。

煞气好像在此刻从湖心源源不断的析出,凝结在湖面之上,迅速就在湖面上形成一团团浓重的白雾。雾气太浓,很快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许久不见的红光也从湖底冒出,将这个湖面上映衬的一片血色,就连湖面上的白雾,乍一看也是鲜红的颜色,宛如血雾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让湖中老兄如此的在意?不过,总算是还有一丝理智,感觉煞气太浓的时候,果断的让秦小玲和林秋露退到了山顶。两人毫不坚持,飞速的退出,此刻煞气的浓度已经让林秋露感觉到不安,湖边只剩下秦逸凡一个人。

不知怎的,在秦逸凡的感觉中,总是有一股久别重逢的喜悦情绪从水中发出。也许是秦逸凡的错觉,但那个东西到了这里不停的挣扎,而等秦小玲放手之后又再不动弹却很显得诡异。

而在那种重逢的喜悦当中,好像还夹杂着一种挑战的意思。秦逸凡刚刚从水中出来,并不是很疲累,不过这中挑战的意思越来越浓,秦逸凡索姓大喝一声,再次下水。

湖水很平静,仿佛刚刚的暴燥是别的湖面一般,连水底的鱼虾都感觉不到运动。不等秦逸凡自己游动,湖水好像就会自己运动一般,将秦逸凡推到了湖水的中央。秦逸凡记得清楚,正是刚刚漩涡的位置。

此刻水中的漩涡早已停歇,水面也恢复了正常。只是,煞气仿佛都变成了血红色,向着水中的秦逸凡一股脑的袭来。

不用别人提醒,秦逸凡也知道此刻面对的煞气非同一般,紧锁心神,再次开始了凝神静气的周天行功。湖中老兄既然要他下来挑战,自然是有了什么巨大的变化才对。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