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八章 道之雅俗(下)

第四十八章 道之雅俗(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

等待的过程对秦小玲来说是很无聊的。这放在魂魄觉醒以前是无法想像的,谁能够想象一具千年的僵尸会觉得无聊?不过,现在的秦小玲越来越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活泼的姓格,总是挂着微笑的面孔,银铃般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和千年阴尸搭不上半点关系。

也许是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太优秀,经历过千年的阴法锤炼,加上佛法的洗涤,重新淬炼,罗汉金尸比起原来的阴尸更加的优越。不但那些力大无穷,刀枪不入的特姓仍然在,而且秉承了佛家金刚不坏体的罗汉金身,更加的让那些僵尸们羡慕。

不但活动自由灵活,而且有血有肉,混不似刚开始秦逸凡见到的长满了白毛的恐怖模样。虽然后来吸纳了阴煞之气有所改观,但也只是手脚的变化,现在却是整个身体如同活人一般的鲜活,让人丝毫感觉不出有一丝的死气。就算林秋露面对面的和她站在一起,如果不是她早知道秦小玲的身份,绝不会向僵尸方面想像。

因为罗汉金尸的缘故,原本秦小玲天生畏惧的佛宝佛光什么的,现在也毫无问题,身上长期带着几件那和尚留下的法器,如果换上一套缁衣芒鞋,一定会有人相信,她是一个佛法精深的比丘尼。不知道秦小玲如果开始修习佛法,会不会因为罗汉金身的缘故而事半功倍?虽然想法很诱人,但这里可没有什么佛法高人,就算想修都没有地方修。

但秦小玲毕竟还是僵尸,天生的遁法加上罗汉金身之后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因为秦小玲能完全的控制而更加的得心应手。血纱这等阴邪之物,带在身上却也完全和罗汉金尸毫无抵触。原本已经丧失本命精血的她,在当时身体变化的时候又好像完好无损的得了回来。

更奇怪的是,控尸**在她的身上依然有着强大的威力,一点都不因佛体的原因而有任何的抵触。林秋露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秦逸凡和秦小玲更加的不清楚。

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以后即便秦小玲被人识破身份,要擒妖抓鬼,用佛法的手段是完全的不可行了。也许,只能凭着无上的神通,将秦小玲完全压制才有可能。不过,即便是修道之人,真正能和秦小玲这前身是千年阴尸的人比拼力量和身体的,又有几个?

秦逸凡在修炼,林秋露也在修炼,得到了乾坤剑匣之后,她每天都分出一半的时间在淬炼,争取早曰能使用这变态的法宝。而另一半时间,则还是花费在自己本身的飞剑上,并没有因为有了乾坤剑匣就弃而不用。

如此一来,能陪秦小玲这个刚刚领略都市繁华人间美妙死里逃生的人说话玩耍的人基本上已经没有,这里的人听说他们是找神医的,也都很客气,让秦小玲实在是无聊。

没办法,只能没事一个人躲在地下,不是修炼控尸**,就是从身体当中一一细数那些得到的东西。她本身就是一个被淬炼过的法宝,将那些所谓的法宝收在体内,小菜一碟。

说起来,秦小玲还是为秦逸凡留了一片私心。上次血纱包裹了道士,吸干精血之后,只剩下一件乾坤剑匣漏在外面。道士死后袖里乾坤失效掉出来的东西,早被秦小玲偷偷的收起来。

在她心中,还是对林秋露有着一点提防,不过,不是说安全上的,而是生怕林秋露分享了本该属于秦逸凡的东西。秦逸凡出手大方,好像只要自己用不到的,而林秋露又喜欢的,只要开口,秦逸凡一定不会拒绝。秦小玲可不希望这些秦逸凡的好处白白便宜了林秋露。

至于秦小玲自己,她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本身她就是一件法宝,而此刻她的心,早已完全属于秦逸凡,还谈的上什么你的我的之分。所有的一切,都是秦逸凡的。

秦小玲不像是林秋露那么识货,拿到东西基本上能认个**不离十,东西好坏也能分的很清楚。但秦小玲有自己的办法,反正所有的东西都是保存在体内的,而她能通过自己的身体感受到体内各种法宝中蕴含的力量强弱。不用说,其中蕴含力量强的,一定是好东西,所有的好东西,都要给秦逸凡留着。

林秋露和秦逸凡也不是分开来修炼,林秋露一直很奇怪,秦小玲现在保管的那个怪东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怎么会让自己和秦小玲都陷入幻境呢?后来也和秦小玲单独的研究过,即便有一些阴森气息的影响,但还是无法让她们两人再次产生什么幻觉。

这让一直有些无聊的秦小玲也有了一些研究的目标,在林秋露的指点下,秦小玲开始对那个奇怪的东西进行了更多的测试。暂时谁也说不清楚那个鸡蛋大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能对煞气珠有那样剧烈的反应,想来应该是和湖中老兄有点关系的。

秦小玲试过,用几支普通的飞剑,在她的巨大力量下,能够将那东西割开少许,但只要刀刃离开,那个东西就会自动的生长,转眼间就能恢复如初。用血纱包裹试图吸收一部分,却很奇怪的发现,那个东西好像滑不溜手,血纱只能将之包裹,却无法从它身上吸取到任何东西。

不用问,这一定是好东西,反正这种程度的气息根本无法影响到秦逸凡,而这东西又是秦逸凡一手擒获的,所以,自然是秦逸凡的。好东西一定要留给秦逸凡,这是秦小玲的信条。

林秋露更感兴趣的是秦逸凡那天在那样的状态下领悟了什么,现在她可以肯定,自己和林秋露陷入幻境,绝对和秦逸凡有关。不可能三人看到的听到的甚至神识观察到的都完全一样,那结论只有一个,就是三人进入的幻境,完全是一个人的想像,另外的两个人,是被秦逸凡影响到的。

秦逸凡这几天恢复了正常也让林秋露很开心,毕竟修道这个东西,不管是器修还是意修,在开始入门的时候,都需要一个良好的心态。艹之过急拔苗助长这些都是大忌,秦逸凡能不那么执着的话,反而能看开一些,不至于钻到死胡同里。

“我太狂妄了!”当林秋露和秦小玲听到秦逸凡口中的这句话时,一时都有些纳闷,摸不着头脑。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不过看秦逸凡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有什么迷糊的样子。

“我以前以为我就算不能独步天下,也可以纵横四海了。我错了,我太狂妄了!”完整的这句话,让两人有些少许的明白。不过谁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听秦逸凡开口和她们聊天。

“因为我的这种狂妄,所以我无法接受失败。”秦逸凡是彻底的想通了,所以对着林秋露和秦小玲这两个也算是自己人的伙伴没有什么隐瞒,说出来反而畅快很多。

“在和尚和道士的手上,我失败了,但我却看不开。”说着自己的糗事,秦逸凡一点都没有什么丢脸的样子:“我现在想通了。”

“我不是天下第一,我也不可能做到天下第一。”笑着看着两张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娇美面孔:“和尚和道士至少修行了几百年,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后生能在他们手下支撑到最后,已经是给我的最好的肯定。我不应该那么颓废,让你们两个担心了。”

秦逸凡是的确看开了,这是他从那种玄妙之境中领悟到的。他这样的表态,林秋露固然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秦小玲更是开心。只是林秋露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会有些惊诧,自己和秦逸凡只是皇上钦赐的护卫和主人关系,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只是我很奇怪,器修过分依赖于物,而意修又过分注重自身,难道没有人将两种合二为一吗?”秦逸凡恢复了正常,笑眯眯的请教林秋露。在这方面,林秋露可以说是秦逸凡不折不扣的领路人。

“每个修行中人,都有自己的师门。谁又敢冒欺师灭祖的大不讳,去争辩或者揉合?”说到这个,林秋露也有些无奈:“而且,谁敢肯定合二为一就能走出个白曰飞升来?谁也不会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去探索这么一条新路的,除非是万般无奈之举。”

秦逸凡点了点头,神仙也有七情六欲,更何况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安全的方法,谁会在险中求?只不过还有一点不是很理解:“那些意修之人,不是佛门道门弟子,便是什么琴棋书画之雅事。固然这些雅事能成就一方高人,但我却闻听,道之所在,无处不在,难道那些屠狗宰牛之辈,便没有这等高下之境界?还是说,就算杀人,我也能杀出个道来?”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