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七章 玄妙之境(上)

第四十七章 玄妙之境(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07  |  更新时间:

这里的气息如此的阴森,即便是在光天化曰之下,仍然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但这感觉又和当时秦小玲释放出无数怨魂的那种阴冷不同,虽然阴森却并没有那种让人心底发凉的感觉。

还好三人没人会在乎这点小小的阴森,只是,莫名其妙的尸体和这里的气氛却吊起了秦逸凡的兴趣,越发的想要在这里刨根问底了。

这时候就能看出三个人不同的特点。秦小玲走在草地上,虽然看似毫不着力,但仔细看的话,她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地面上的任何东西,双腿好像是虚影一般,只是随便的走过,也不会碰到任何的障碍。林秋露则显现的在世俗人眼中高明一些,身体根本就是悬空而行,自然也没有什么阻拦。

秦逸凡最是特别,他是唯一一个实实在在脚踏实地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踩出脚印的人。但尽管如此,他也从来没有低头清理过什么挡路的东西,好像所有的草叶树枝什么的,碰到他的腿好远,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推开老远,一路上走过来,也是坦途一片。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是心不在焉,又或者心有所思,总是感觉不像是他正常的状态。

修道之人还区分器修和意修,这是以前秦逸凡从来没有想过的。这也让秦逸凡一直觉得有些好笑,虽然修道之人号称乐天知命,看淡名利,即便是有些门人弟子被杀也以天命度劫一类的借口搪塞过去,但有些东西好像他们还没有看开。

除魔卫道当然不用说,真正遇上大歼大恶生灵涂炭之辈,也还是有人会出手替天行道的,但不是不久前和尚道士那种伪善的出手。另外一种,说穿了其实一钱不值,竟然是这种观念冲突。

器修和意修看起来双方都是和睦相处,但骨子里还是互相瞧不起对方的,当然,魔道的那些人更加不在他们眼中。从林秋露的不自觉的显现出来的态度就可以说明一切,林秋露只不过是一个低辈的弟子,就能说出那种带着深深蔑视态度的针对意修的话来,可想而知他们门派的态度。

说起来,器修和意修一个算是修外功,一个算是修内功,在武林当中,也是有这样的分歧的。当然,这种双方自以为正统的分歧也会体现出很强大的对立,甚至表现出来的方式要激烈的很多。只不过,后来大家都认识到了各自的缺点,很多人开始内外兼修。

严格的说起来,秦逸凡目前还谈不上内外兼修,更加偏重的依然是内功。在他的想法中,内外兼修不但做不到专精,而且还分散了精力,得不偿失。那么,想来在修道界应该也会有类似的想法出现,不知道他们当中内外兼修的人多不多。

不过,按照秦逸凡的观点,真正的请教了一些器修和意修的区别之后,与其说意修器修是内修和外修的区别,还不如说是文武之间的区别。对意修来说,一直就是追求自己的境界提升,追求对尘世的领悟,追求对那些琴棋书画医卜星相的玄妙之境的意境,很有点文人妙笔生花做文章的感觉。

正统的佛道虽然注重内心的感悟,但依然对外功有很高的要求,这也是佛道持戒修道,积累功德的原因。只是,这种意境的锤炼固然能将一个人变得十分的高尚,但却少了一些武将们那样的杀伐决断。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堕落魔道的很少是意修的修道者,大部分都是器修的人。

相对的,器修的人执着于法宝的强大,执着于攻击和防御的强大,则很有点武将的味道。只不过,所有的修为都体现在法宝的品级之上,却是有些让秦逸凡觉得不是很认同的一点,再强大的法宝,如果没有与之相配的力量控制,那也不过是受制于器。

林秋露好像很明白这样的道理,以前就评论过蜀山紫青双剑剑是剑御人而非人御剑。但不管怎么说,如果使用法宝之人的如果不能驾驭法宝,或者修为比法宝还差,但又贪图法宝的品级,就会陷入一味追求强**宝的歧途。元庆老道身上那么多用不到的东西,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态。

秦逸凡始终相信,即便是神兵利器,也是由人控制的。仙器之所以成为仙器,佛宝之所以成为佛宝,不是因为法宝本身,而是因为他们握在仙佛的手中。不管在什么时候,人都应该是主要的。当然,秦逸凡也不是那种意修之人,一味的看低器修。

很奇怪,在这样的时刻秦逸凡居然会想这样的问题,不能不说秦逸凡最近也是有点被刺激到而略显走火入魔。无时无刻不再期盼能找到变强的方法。

刺激他的,不是被秦小玲相救的面子问题,而是那种面对强敌的时候无计可施的感觉,在秦逸凡的军队生涯当中,还从来没有过这样过,即便面对再强大的敌人,也总是有面对的办法,最少,还能够逃脱。可是,那天却是有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困顿,相当的不好受。

而且,自从知道器修和意修的区别之后,林秋露就发现,秦逸凡好像突然之间换了一个姓格一般。只是,在她和秦小玲的潜意识当中,竟然认为这很正常,好像这才是秦逸凡本来的姓格一般,不能不说女人的直觉实在是敏锐。

菜刀一直在秦逸凡手中上下翻飞,速度快的有些看不清。从那天之后,秦逸凡就再也没有让自己的唯一武器离身,如果那天手中拿着菜刀,相信以菜刀的锋利,破了那个和尚的金钟罩不在话下。也就不会有秦小玲后来的磨难,当然,也同样没有后来的机遇。不过,以秦逸凡的姓格,宁可一刀将敌人斩杀,也不愿意要这种九死一生后意外的好处。

只是,不管怎样说,秦逸凡现在就好像被修道的门槛阻拦,之差临门一脚却被拒之门外。但现在秦逸凡却隐隐觉得有些幸运,幸亏自己之前并没有一头撞进去,否则,连这些所谓的器修意修的基本概念都没有搞清楚,就算修道,也修的是一个糊涂道。

秦逸凡可以肯定,林秋露在修道奠基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些,而是因为师门的某些人发现她资质比较优秀,所以带上山门,然后就开始囫囵吞枣的学习师门的基础功诀。到了一定的时候,就开始铸造剑胎,打造飞剑,这样沿着师门长辈的道路一步步的走上来的。

这样作并不是没有好处,至少会安安稳稳一路平安。前人已经把他们这一系的修道门路探出来,他们要做的只是沿着前辈的道路,一步步走向前而已。但缺点却是,除了眼前的这条路,估计永远不会领略到其他道路的美景。

很多的武林门派,都是这样的做法。开宗立派的先辈已然达到了那种登峰造极的地步,后人们却很少有再开创的机会,即便有,也只是对前人的补充。

佛道在这方面,也是如此。拿佛门来说,所有的正统佛经几乎在第一句都是如是我闻,我是这样听说的啊……完全是解释先辈的理念,却从来没有一个人给出不同的看法。

这样的道路,秦逸凡不想走,即便是在习武的时候,他也不喜欢。但不得已学了那些速成功法之后,还是费尽心力去完善,去改革。当他现在有机会迈入修道的门槛之时,他并不希望再走这样的道路。希望更多的,确实踏踏实实走一条自己的道路。

也许,综合器修意修两家之长是个不错的想法,又或者,单独的走一条自己的道路,武修也不错,以武入道,这可是前人都没有走过的道路。

手中下意识的熟练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脑子里却思绪乱飞。甚至连眼前的情形都有些忘记,不自觉的,全身会自发散发出淡淡的内力,清除一路上遇到的障碍。

脑子里的东西太多,好像有些还没有完全的想通,只是一个大概,但这也足够让秦逸凡进入这种下意识的状态当中了。

秦逸凡在拳印湖的曰子当中,早已习惯了在练功的时候脑子里杂念纷飞,像这样的好恶阻碍的练功状态甚至离开拳印湖之后还有些不习惯。难得有个机会能让他在脑子里不停的思考下进入现在的状态,却好像驾轻就熟一般,十分的惬意。

林秋露也注意到了这样的情形,有意的拉着秦小玲落后的一些,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生怕惊扰了秦逸凡。他也知道,不管是习武还是修道,这种无意识的彷佛进入空明状态的机会都是十分难得的。秦逸凡这几天的烦恼和压力,林秋露一清二楚,说不定,这样的状况下,也正是秦逸凡能够有所突破的良机。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