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四章 罗汉金身(下)

第四十四章 罗汉金身(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

秦逸凡和林秋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眼睛直直的盯着闪光的茧子。和尚的目光却充满了不信,不解,愤怒,和失望。竟然仰天长吼:“为什么?为什么?”

此举让秦逸凡二人更加的迷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秦小玲在茧当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可是,即便秦小玲是千年阴尸,在数件佛宝和和尚充满佛力的血液包围下,还能有什么起死回生的办法吗?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和尚为什么会那样的表情和动作?

很快,茧子上发生的变化解释了两人的疑惑。

仿佛层层叠叠的和尚加诸之上的佛宝佛血经书什么的如同没有了任何作用一般,一只洁白无暇的素手轻巧的从那茧子当中慢慢的伸出,两指拈住手边的一页经书,小心翼翼的慢慢揭了下来。经书上面的字眼仍然在散发着耀眼但一点都不刺目的金光,却对那只手没有半点的作用。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种刺耳的嘶嘶声响和恶臭的白烟早已消失。三人都有些目光呆滞的看着那只手将周围的书页一页页揭开,凭空放在前面的书页上。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缓慢的托着经书,悬在空中纹丝不动。

佛血形成的梵文花纹,也在那只手的轻轻一抹之下,恢复了那种粘稠的液体状,一滴滴的汇聚起来,也如同经书一般,悬在空处。

揭开的书页后面,一阵阵和书页上的光芒一样让人舒服的光芒射出,谁也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随着手的动作,经书一页一页的被揭下整理,佛血也汇聚的越来越大滴。

当所有的经书合成一本完整的金刚经时,所有的血液也聚集成一堆,缓缓的向着委顿在地的和尚飞去。和尚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呆坐在原地,动也不动,任由那血液如同活了一般从自己的腕脉之上钻回自己的身体。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茧子那边。

秦逸凡和林秋露也如同两个被搁置的木偶一般,动都不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灿灿的金光已经照在他们两人身上,秦逸凡身上的伤口在金光的照射下,正一点一点的收口,更有甚者,连衣襟上的鲜血也好像自动的钻回了伤口。只是,眼前的一切是在是让人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惊诧的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故。

银龙露出了它的本体,一条扭曲柔软的九环禅杖,那只手伸手抓住杖头,轻轻的一抖,禅杖就恢复了正常,九枚硕大的金环一阵摇晃,发出清脆的声音。

“罗……罗汉金身!”和尚目光中依然是那种无法相信的疑惑,连手臂都有些发抖。猛地,和尚跪倒在地,仰天狂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具僵尸能有罗汉金身,我和尚勤修数百年却依然是**凡胎?天道不公,佛祖不公,和尚我不服!我不服!”

疯狂的叫声传出老远,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不过,秦逸凡和林秋露却如同雷击一般,看着眼前的情形,互相又对望了一眼,确定不是自己一个人听到和尚的叫喊,又把目光移到金光之中,再也挪不开眼神。

金光慢慢的减弱,茧子顶上的青玉佛像和周围的佛珠早已恢复了正常,和经书禅杖一起悬在空中,动都不动。随后,那金光缓缓的减弱,慢慢的归于虚无,两人终于也看清了里面的景色。

一尊无法形容的女体,静静的站立在虚空当中。看起来大概十几岁的模样,双目紧闭,玉体一丝不挂,当真是肤如凝脂,眉如远黛,身材完美的无话可说。只是,即便是[***],却让人看着没有一丝亵渎之年,只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清心如意,明空自在。

少女的双目轻轻的睁开,扫了一眼众人,伸手一招,包裹在道士身上的血色轻纱却如同活过来一般,灵巧的飞起,将少女十分轻柔的包裹起来。不过,这次却不是以前秦小玲那种全身覆盖,而是如同正常人一般的穿着方式。原本道士在的地方,却只剩下一蓬枯骨,瞬间化为骨粉,风一吹,迎风飘散。

“小……玲?”秦逸凡有点不敢确认,迟疑的低声叫了一句。那少女却听的清楚,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意,欢快的步伐,几步就到了秦逸凡身边。

“东家!是我!”少女一开口承认,秦逸凡也知道了眼前少女的身份。只不过,这一切发生的是在是太过离奇,玄奥,诡异,十分之不合理,但又是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眼前。从千年阴尸到那个和尚口中的罗汉金身,这巨大的转变让秦逸凡怀疑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

秦小玲却是甜甜一笑,伸手在秦逸凡身上点了点,一阵无法形容的舒爽过后,秦逸凡才发现,自己刚刚全身上下的伤口现在居然一个都找不到,旁边的林秋露也是完好无损的站了起来。

“你,你,你活过来了?”一时之间,秦逸凡还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只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眼前的秦小玲哪里还像一具僵尸,根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没有。”秦小玲却丝毫不会因为秦逸凡如此的发问而恼怒,依旧用甜甜的微笑和清脆的声音来回答秦逸凡:“小玲还是阴尸。”

“大胆妖孽,连罗汉你都敢冒充,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受死!”还没等秦逸凡接受眼前的事实,旁边的一声大喝便打断了秦逸凡的思绪。和尚一手握着九环禅杖,一手握着金刚经,在不远处厉声的喝道。显然是听到了秦小玲的回答,又有些恢复了修为。

好像经过刚刚的金光普照,和尚身上也没有了任何的伤痕。手中的佛宝金刚经脱手飞出,空中变成一片片巨大的贝叶,再次向秦小玲席卷而来。

秦小玲却是素手一伸,无数片分散的经书贝叶在靠近秦小玲身边的时候自动变成了一片片正常的书页,转眼间就恢复成金刚经的模样,拿在秦小玲的手中。

“大胆妖孽,你,你冒充罗汉,就不怕佛祖降罪?”和尚的这招攻击无效,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身上所有的东西拿出来都不会有什么用处。只能站在不远处,指着秦小玲厉声喝问。

“什么佛祖降罪,看在你没有伤到东家的面上,放你一条生路。”秦小玲此刻的表现可和刚刚那种空明圆净的形象丝毫不搭边,胳膊一甩,一蓬血色的轻纱从袖口处疯长,转眼到了和尚面前:“否则的话,连你一起炼化!”

和尚一愣,看着自己眼前的血色轻纱一阵迟疑。刚刚道士的惨状立时浮现在眼前,眼看着血纱就要将自己笼罩,猛地大叫一声,脸上一阵惊骇莫名的表情之后,捂着脑袋疯狂的叫着向远处跑去。

三人都是一怔,都呆在了原地。听和尚的叫声和动作,竟是在转眼之间,一个还算是修为精深的和尚就变成了一个不停乱叫的疯子!那些经书禅杖什么的落了一地,也没有想着要收回。

秦逸凡三人面面相觑,难道一个高僧竟然会被一具千年阴尸吓疯?说出去谁会相信?不过眼下却没什么兴趣追杀一个疯子,秦小玲说的对,反正和尚没有伤过秦逸凡,而且还好像间接的成全了秦小玲,放他一条生路又有何妨?更何况他现在还变成了一个疯子。

“小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的一幕,处处透着让人无法理解,现在也没有外人,秦逸凡正好和秦小玲交流一下,至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小玲娓娓道来,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源于道士在秦小玲被制住之后伤害秦逸凡的那一幕。秦小玲本姓善良,自从恢复了自己控制之后,就没有做过什么恶。之前的卧虎山庄和圣女峰也只是她刚开始掌控自己,本能的按照秦逸凡的好恶来决定的出手。等她完全恢复意识之后就再也没有过。

但秦小玲还是有一个逆鳞,就是秦逸凡。任何伤害秦逸凡的行为,除非秦逸凡提前嘱咐过,否则,任何伤害秦逸凡的行为都将招致秦小玲的疯狂攻击。

即便是秦小玲被银龙缚身,但道士的行为仍然是激怒了秦小玲。恰好,和尚的一句话也让秦小玲有了些许的领悟。成佛成魔一念之间,索姓,秦小玲一不做二不休,将自己的阴尸本命精血尽数的附着于黑纱之上,将道士重重包裹,终被吸干精血,成为枯骨一堆。

而秦小玲自己,则因为放弃了本命精血,也失去了所有和佛宝抗衡的依凭。但她也早有打算,将那一串骷髅佛珠尽数拿出,利用和尚的纯正佛力,在腐蚀自己身体的同时,引导入佛珠,将那些封印怨魂的力量一一击破,所有的怨魂尽数放出。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