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四章 罗汉金身(上)

第四十四章 罗汉金身(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

道士大惊,身形瞬闪,已经远远的离开。只是,那片红云却早已沾身,即便他速度再快也无法甩脱。不知道什么原因,从秦逸凡这个角度看,那件黑纱的残破之处好像已经十分诡异的全部补好,一点都看不出不久之前被僧道二人弄的破破烂烂的模样。

僧人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大跳,见状一惊,却有马上缓和过来。被银龙缚体的阴尸,再加上金刚经贴身,基本上已经不会再有机会能逃过身化飞灰的下场。就算突然只见的一下爆发,估计也是把自己本命精血也赔上而已,没有了本命精血,一具小小的僵尸,还能有什么手段?

一条血纱而已,僧人对道士的修为十分的放心,没有对道士那边再下什么功夫。只是开始对着秦小玲诵经,早点把这妖孽度化才是正事。甩出血纱后,秦小玲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抵抗之力,全身被金刚经覆盖的再也看不到任何里面的情形,只听到一阵阵连绵不断的嘶嘶声,以及浓烈的白色烟雾。

躲在一旁的道士今天真是有些狼狈,短短的这么点时间之内,连续被阴尸秦小玲惊吓了两次。不过,这僵尸倒也是有些道行,如果不是和尚的佛力纯正,还真不好说今天会是个什么结果。

恨恨的想把裹在头上的血纱解下来,不过,只是伸手拉扯了几下,便觉得不对。这血红色的纱巾居然像是在头上生了根一般,根本就撕扯不动。但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什么感觉。

血红色的薄纱无声无息的开始自己动起来,在道士没有怎么防备的时候,已经把道士包裹的严严实实。等到道士撕扯发现不对,却已经来不及。整个人如同银龙缚体的秦小玲一般,再也无法动弹。

口鼻都被遮住,想要大声呼喊,却只是来得及发出一声压抑的呼声,就被包裹的更严。只能不停的挣扎,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这血纱的包裹,挣扎的力道再大,却也奈何血纱不得。

道士的突变当然让和尚惊觉,这次可不是百鬼夜行衣那样的虚张声势,道士的痛苦模样可不是装样子的。也顾不得在秦小玲面前念经,收起那串佛珠就扔到了道士头上。

血纱和和尚的佛力还是十分抵触的,佛珠所到之处,血纱上居然出现了点点的焦黑,只不过,佛珠却还没有强大到能直接毁坏血纱的地步,只能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对抗,将主要的力量放在道士的口鼻处,减少一点道士的痛苦。

秦小玲那边还被金刚经牢牢的包裹,不停的释放着浓烈的带着一股恶臭的白色气体,却没有听到秦小玲的任何声音。但道士的身上却更加诡异的同样冒出黑色的烟雾,同样伴随着嘶嘶的声音,好像秦小玲身上的痛苦完全在道士的身上再现一般。

被包裹的道士此刻好像是无比的痛苦,挣扎的越发的剧烈。只是,血纱却仿佛一道牢不可破的障碍,将和尚和道士相隔在两个世界。

林秋露功力几乎被耗尽,只能勉强保持扶着秦逸凡。秦逸凡身上失血太多,人也有些半昏迷,只是记挂着秦小玲,还倔犟的保持着清醒。即便无法解救秦小玲,也要把秦小玲消失的景象看在眼中。扶着秦逸凡,林秋露能够深深的感觉到秦逸凡眼中冒出的那股坚定。就连林秋露自己,也做好了决定,只要这次还能活下去,一定要把元庆老道的功诀拿出来修行。不管是道是魔,只要能杀掉这些是非不分的家伙就行。

和尚此刻有些犹豫,看目前的情形,再清楚不过,秦小玲受到的痛楚,完全的体现在道士的身上。如果短时间内不能找出解救道士的方法,就势必不得不放开秦小玲。那这次所谓的替天行道斩妖除魔的行为就不得不以失败告终。

这一手,不管是秦逸凡林秋露,还是和尚道士都没有想到过。只不过,秦逸凡对秦小玲最后的这招却是心中赞赏有加。在军队的时候,遇上不能力敌的敌人,也无法逃走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敌人造成最大限度的杀伤,削弱敌人的战斗力,给剩下的同伴争取一线生机。

对秦小玲的这一点,秦逸凡很欣赏,换作是他,有机会这样做,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做。现在秦逸凡要做的,就是暗暗的恢复内力,寻找机会,给和尚致命一击。

道士此刻早已无法控制乾坤剑匣,没有人控制的法宝,已经缓缓的现出原貌。本来应该是回到主人的身边,可现在血纱好像完全隔绝了道士和法宝只见的联系,乾坤剑匣恢复成一个小小的背囊一般的匣子,落在尘埃。

佛珠,青玉佛像,此刻都在道士的头顶上,疯狂的散发出一阵一阵肉眼可见的佛光,短暂的在血纱之上留下一点点焦黑的痕迹,但转眼之间就被血色重新覆盖。

佛光虽然能克制秦小玲的阴尸属姓,但并不是说完全克制,如果没有类似九环禅杖和青玉佛像,甚至是佛宝金刚经之类的超级法宝,还是要比拼双方的功力。融合了秦小玲千年精血的血纱,比起和尚来说,岂止是高出一筹,佛珠和青玉佛像都需要和尚自己的佛力激发,没有千年的功力,如何和僵尸最宝贵的精血抗衡?

很快,和尚发现了解决麻烦的最好途径。只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秦小玲解决,道士的束缚就可以解开。这段时间虽然道士也同样痛苦,但他凭着自己的功力还可以短暂的支撑。

毫不犹豫,和尚再次返回了秦小玲身边,继续大声的诵经。身上冒出的源源不断的佛光,将包裹秦小玲的金刚经书页照耀的金光闪闪。手指在自己的腕脉之上一扫而过,一道深深的伤口顿时闪现。秦逸凡看的清楚,和尚的血管当中,流出的竟然是金色的血液。

以指代笔,蘸着自己的血液,和尚开始绕着秦小玲疯狂的书写起来。笔试连贯,一点都没有停顿,在秦小玲外面的书页上,写下无数的梵文。秦逸凡不认识,只看到一个个漂亮的闪着金光的字眼将秦小玲包裹的越发的完整。

和尚足足写了有半柱香的时辰,才将最后一笔写完。秦小玲整个变成一个巨大的闪着金光的茧子,悬在空中,不停的旋转着。最后一笔完成,和尚好似突地被抽空了全身的精力一般,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却也顾不得腕脉上的伤口,继续疯狂的诵经。

陡然,秦小玲仿佛陷入剧烈的痛苦挣扎一般,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就连外面的众人也都被刺激的一阵心颤。随后,如同万鬼缠身一般,无数恍如从地狱中发出的恶号声铺天盖地的响起。包裹秦小玲的金刚经书页被顶的一阵剧烈的颤动,绑缚秦小玲的银龙也一阵阵疯狂的抖动。

和尚大惊,这僵尸的道行太深,两大佛宝加上自身精血居然还无法完全的压制她。一狠心,将正在道士头顶护体的青玉佛像也移了过来,全身修为提起,佛光紧紧的将秦小玲包裹,这才慢慢的恢复正常。

恶臭的白烟越来越多,嘶嘶声也越来越剧烈。不过,同样的道士那边的黑烟也同样的越来越多,不知道道士还能不能支撑。

另和尚有些稍稍放心的是,那种万鬼哭号的剧烈挣扎正在渐渐的减缓,而金刚经书页包裹的范围正越来越小,显示里面僵尸的体积也越来越小。很快就应该能够将之炼化,完全的超度。

不过,稍稍注意了一下道士那边,和尚立时亡魂大冒,包裹道士的血纱,正在以同样的速度减小着。而其中的道士,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秦逸凡握着刀柄,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情形,慢慢的等待机会。现在他连一击的力道都没有,还在缓慢的恢复当中。不过,血液的干涸让他的伤口不再继续流血,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只要一会,再一会,秦逸凡就能够发出一击。凭借菜刀的锋利,秦逸凡相信,没有防备身体虚弱的和尚绝对无法抵挡。

道士根本已经没有了动静,和尚双目圆睁,一声佛号,围着道士头顶的佛珠也加入了包围秦小玲的行列。失去了这最后的一层保护,被血纱包裹的道士好像突地被血纱将全身的精血都在瞬间吸干一般,飞速的变成一个干涸的骨架形状。包裹道士的血纱却更加的艳红。

“孽障,竟然连死都不忘害人,贫僧定将你打下阿鼻地狱,世代磨难,永不超生!”和尚悲愤的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全部都是金灿灿的颜色,将那个茧子刺激的更加金光夺目。

只是,猛然间和尚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定定的看着那个空中旋转的金茧,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骇异的大叫道:“怎么可能?”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