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二章 替天行道(上)

第四十二章 替天行道(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某些惊世骇俗的力量不能为普通人所见识,所以,那声喝斥一响起,门里门外的那些人都好似突然之间全部都被一柄巨锤击中一般,几乎同时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秦逸凡耳中也听到一声轰鸣,巨大的震荡声好似突然之间有巨物撞击自己的脑袋,还好秦逸凡实力雄厚,而且在战场上养成的谨慎习惯,已经有了内力保护自己的本能。这才在这一声巨震之下仍然能保持清醒。只是,这种不分青红着白全部攻击的方式让秦逸凡很是恼怒。

林秋露和秦小玲好像根本没有受到这震荡的影响,依然站在原地。秦小玲已经在听到喝斥之后果断的遁形,返回了秦逸凡身边。只不过林秋露和秦小玲谁也没有想到,那人居然会采用这样的方式,保护了自己,却忘记了保护秦逸凡。还好秦逸凡自己实力足够,才没有如同那些人一般,昏迷过去。

秦小玲现在虽然自己身体内还有无法解决的顽症,但对秦逸凡的保护却不遗余力。一发现有可能威胁到秦逸凡的修道之人在附近,马上返回秦逸凡身边。这点,让林秋露这个专职的护卫都有些汗颜。

“咦?”外面的人显然是发现居然还有一个不是修道人的普通武者没有昏迷,发出了惊讶的声音。随即,好像也觉得没什么可惊讶的,大喝一声:“孽障,还不出来受死?”

“大胆!”秦逸凡再次用上了刚刚的那招:“什么人敢袭击朝廷命官?”虽然修道人士有点脱离人世的意思,但遇上真正的身居极品的朝廷命官,还是有一定的忌惮的。

“什么人,居然纵容僵尸害人?”门外突地换了一个人的声音,里面的人包括秦逸凡都是一怔,居然是两个人。这时候大概也可以猜测出外面人的修为,能让秦逸凡都无法发现的人,肯定不会是庸手。

“胡说八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僵尸害人了?”秦逸凡才不会如同林秋露那样表现出如临大敌的紧张,理直气壮的大喝道。

“呼”,小店原本就不怎么结实的房顶如同被人揭去笼屉一般轻松的揭走。周围的栏柱也随之消失,三人立刻明明白白的现身在外面两人眼前。

这一来,秦逸凡也看清楚外面人的相貌。居然是一僧一道,两人乍一看十分的普通,不过,细细一看却很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看相貌两人都不是很大,最多也就是中年,但秦逸凡知道这绝不是他们真实的年岁。

僧人一手拿着一串紫气氤氲的佛珠不停的摸挲,道人却是负手直立。两人身上仿佛冒出一道道看不见的光线,磅礴凛然,直逼三人。

三人当中,秦逸凡是最不受影响的一个,他本身就是杀气冲顶的人物,加上近年来在湖中老兄的影响下,什么样的气势压力没有受过,眼前这不过是小菜一碟。

林秋露虽然面色紧张,但也毕竟在凶煞之地呆了不少时曰,勉强还应付得来,只是没有秦逸凡那般轻松随意而已。最不堪的就是秦小玲,好像她天生的阴尸属姓就被那僧人还是道人身上的气息克制,躲在秦逸凡身后,竟然有些不敢露头。

“你倒是有些手段!”僧人先开的口。说完这句,上上下下打量了秦逸凡一通,双手合十道:“有皇家凤卫护卫,气度不凡,倒也算是个朝廷命官。不过,为何偏袒那僵尸害人?”

他一说话,秦逸凡就听出,是后面说话的那个。尽管他身上的气势和说话,都显露出一股正气凛然,但秦逸凡现在最烦的就是不知道内情,胡乱为人入罪之辈。如果这里还是拳印湖,早就要他的好看了。站起身来,向前几步:“偏袒?你几时看见僵尸害人了?”

僧人的养气功夫不错,好像他们修道之人的规矩,不能随便伤害普通人,此刻竟然站在原地和秦逸凡辩论:“这僵尸伤人,我亲眼所见,难道还冤枉她不曾?”

“你见过僵尸害人只伤不杀的吗?”秦逸凡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尤其是事关自己的身边人,更不可能退缩,大义凛然的据理力争。之前叮嘱过秦小玲,伤人震慑,不到最后关头不下杀手,为的是等待那些人的靠山到来,一并解决,没想到现在居然还留下了自己争辩的借口。

“伤人难道就不是害人?”僧人依然是同样的语调,丝毫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

“哈!”秦逸凡仰天打个哈哈:“伤人就是害人,很好,刚刚有人将数百人同时伤到昏迷,速度之快,效率之高,真是生平仅见,不知道大师见到这等穷凶极恶之辈,该当如何处置啊?”

“你?”饶是僧人涵养再高,听到秦逸凡这狡辩之语,但却又无法辩驳一句,登时心神一动,怒气充盈。

“小辈,牙尖嘴利。”旁边的道士也是一脸的正气,接过秦逸凡的话头:“念在你普通人一个,不懂的这僵尸的厉害,不和你理会,只要你交出身后的僵尸,可以饶你不死!”

“你是什么人,竟然能私自决定当今天子钦点的钦差大臣的生死?好威风,好煞气,莫不是要造反不成?”看林秋露的神色,好像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秦逸凡为保秦小玲,也不得不竭尽心力,寻找对方话语中的漏洞,只要抓住一点,就坚决的反击。只要对方被自己挤兑住,今天也许就能脱身。

不是秦逸凡对自己的身手没信心,妄自菲薄,而是面对的可能是修道和修佛中人的高手,如果在拳印湖边,还有的一拼,但在这里,如果连林秋露和秦小玲都无法面对,那可就不是秦逸凡一介武夫能够对付的了。人贵有自知之明,面对自己无法战胜的敌人,也要有避敌锋芒的举措。这次为了秦小玲,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

听林秋露说过真皇之气,天子之气,看来即便是修道之人,也对这天下万民拜服的天子之气略有忌惮,否则的话,随便一个修道人,就能让皇上身亡,江山易主,却从来没有人如此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此改变天下气运的逆天之举,想必就是修道人也不敢越雷池一步。此刻也只能拿一个天子钦点的身份狐假虎威,看看能不能唬住人了。

道人显然不想和他在这上面有什么纠葛,冷冷“哼”了一声:“就算你是朝廷命官,包庇纵容僵尸害人,少不得贫道也要替天行道。”话虽如此,但气势好像也弱了几分,不似一开始那等咄咄逼人。

“满口胡言,还是那句话,你哪只眼睛看到僵尸害人了?”秦逸凡现在好像就是在耍赖,既然对方忌惮这个身份,那就先占着身份,占住道理再说。这些修道之人也不是那些热血的江湖人,还是讲道理的。

“哼!”旁边刚刚不说话的僧人此刻好像已经反应了过来,此刻接口过来:“贫僧和道兄三天前就发现,一股冲天怨气正沿着这个方向过来。是以我二人才现身查看。”说着,指着秦逸凡身后的秦小玲:“她虽然眼前没有杀人,但所携怨气直冲天际,煞气盖顶,怕不有万千怨魂都要应在她的身上。此等妖孽,你还有何话说?”

这和尚倒是个眼明之人,居然一眼就看出了秦小玲身上的怨魂之气,而且在数曰之前就已经发现,显然是刚出京师就被知道了。他们选在远离京师的这个地方拦截,很可能还是忌惮京中的某些东西或者人物。

“怨魂?阎罗殿中的怨魂又何止亿万,难道十大阎君个个都是十恶不赦的妖孽?”秦逸凡再次嗤之以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想像出来的理由居然如此的荒谬但又无懈可击,以前秦逸凡可不是一个如何会说话的人。

“住口,巧言令色!”旁边的道士好像有些看不下去了:“花言巧语,你和这妖孽什么关系?既然你如此的冥顽不灵,我等也说不得要行雷霆手段,替天下除此大害了!”

看起来,这两人已经动了怒,不过,好像还是忌惮着林秋露的师门和天子之气的后盾,语气转向了林秋露:“你也要陪着这个冥顽不灵之辈和我等作对,包庇这僵尸吗?”

林秋露手已经拿到了飞剑,扭头看了看秦逸凡和秦小玲,没有开口回答,只是移动脚步,站到了两人面前,以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好!好!好!”道士不知道是什么人,仰天大喝一声:“既然你们如此决定,少不得贫道事后到天山请罪。”转头冲着和尚道:“老友,少不得,超度这些怨魂就靠你了!”

见两人要动手,秦逸凡顾不得其他,伸手一推秦小玲:“小玲,回拳印湖,跑!”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