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一章 跳梁小丑(上)

第四十一章 跳梁小丑(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

头疼,秦小玲说好多的声音,到底什么意思?哪里来的人,哪里来的声音?阴尸会有幻听吗?两人一筹莫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惨叫……哭……”秦小玲还是断断续续的说着自己听到的东西,自己难受的东西。只是,说出来的内容更加让秦逸凡两人摸不着头脑。

猛地,林秋露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她这一说,秦逸凡立刻把目光从秦小玲身上转到了她这边。

“那个元庆老道的东西当中,有一串雕刻成骷髅头的佛珠,小玲拿去了,是不是那个东西?”现在林秋露也开始习惯叫秦小玲名字,而不是阴尸那种见外的称呼。

林秋露这一提,秦逸凡也想起了这件事。当时秦小玲觉得上面的气息十分的喜欢,所以要过去收进了身体当中。而且当时据说那串佛珠封印了许多怨魂,难道秦小玲听到的,就是这些怨魂的呼喊?

如果真的是这串珠子的问题,可有很多的麻烦。秦逸凡虽然武功高强,但对道法一窍不通。林秋露倒是修道有小成,但对于超度亡魂却没有任何经验,而且还是阴尸体内的冤魂,实在是无能为力。

当时秦小玲说是想吸收佛珠上的煞气,解脱那些被困的冤魂,没想到这还没有谈到吸收煞气的问题,好像珠子里的冤魂们已经造反了。

他们歇息的地方就在路边方便的地方,因为着急秦小玲的痛苦,所以也没有特别挑选。周围还是有人路过。也感觉到有人经过,但对方没有什么恶意,好像是纯粹的赶路之人,所以也并没有如何的注意。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秦逸凡仔细的回想着。看来最开始感觉秦小玲有些不对就是征兆,到现在才激烈的爆发。好像是从她那里把湖中老兄临走赠送的煞气珠收回以后才出的问题,难道根源在这上面?

试着把煞气珠又给了秦小玲,果然,秦小玲接到煞气珠没多久,就感觉好了很多,不再那样的痛苦。这是怎么回事?

林秋露在一旁看着,脑子里疯狂的转个不停。等到秦小玲安静下来,这才皱着眉头道:“看来,这应该是那珠子里的冤魂无法承受皇宫大内的浩然正气而造反了。”

秦小玲坚持要看热闹,在普通的城市也没有什么大碍。甚至于可能她如果单身进入皇宫的话,只要不动用法术,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问题很大就是出在这串珠子上。

按照正常的速度,秦小玲也许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内缓慢的吸收珠子上的煞气,慢慢的解开那些冤魂的封印。但到了皇宫内却不同,皇宫内浩然正气充盈,天子真皇之气鼓荡,尤其是在会见群臣的大殿之上,更是至阳至刚的地界,那串佛珠就是再邪,也不过是个死物,如何能同天地间这气息相抗。

估计在大殿之上,珠子当中的煞气就被消耗的一干二净,只不过,怨魂们被大殿上的气息死死克制,才不敢有所动作,安静的蛰伏在秦小玲体内。秦小玲自然也没有什么感觉。

秦逸凡把煞气珠交给秦小玲,秦小玲立时得到了充足的煞气补充,那些怨魂们立时被压制。但只要离开秦小玲,煞气慢慢变淡,便慢慢的压制不住这些怨魂。而且他们此刻已经远离皇宫大内,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东西压制。秦小玲感觉不舒服,遁入地下,正好远离光天化曰,反倒给了这些怨魂机会。

当然,这只是林秋露的猜想,但却十分符合目前秦小玲的状态。现在佩戴上煞气珠之后,秦小玲感觉好很多就可以说明。只是,这只是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原以为秦小玲只要吸收掉那些煞气,就可以释放出被封印的怨魂,没想到却完全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留下的东西,居然如此的邪门。被困那么多的怨魂,绝不是元庆老道的手笔。元庆老道数来数去,最多也不过上千条人命债,真正算起来,说不定还不如秦逸凡手上的血腥多。只是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邪门东西,居然落到了秦小玲手上,莫名其妙的因为好心却受这样的罪。

感觉秦小玲好很多,似乎煞气很是管用。索姓秦逸凡让秦小玲把煞气珠收好。休息了好长时间,等秦小玲感觉没有什么大碍的时候才上路。

这次秦小玲不再进入地下,走在光天化曰之下,总比在地下让怨魂肆虐要好很多。只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三人的特征却又明显很多。不过,人烟不是很多,倒也没有什么麻烦。

只不过,第二天刚刚起身,走不多远,就遇上了状况。一路上骑马的骑士好像经常会从他们身边经过,每次经过,都要仔细的盯上半天。这条路上昨天还没什么人,今天却好像进入闹市一般,隔一会便有人路过,而且那些人看向这边的眼神,很奇怪,说不出来什么味道。

前面好像有个小村,但里面却聚集了很多人。要向前唯一的路好像是穿过那小村,秦逸凡看了看那边的人群,给林秋露使了个眼色,林秋露会意。低声的叮嘱了秦小玲几声,三人大大方方的走进了那小村。

说是小村,但好像还有个供路人歇脚的小店。不过,此刻小店中除了一个小二没有一个外人,村里的人虽然很多,却都集中在外面。

很多人好像都是仓促赶到这里一般,不少人的坐骑还浑身冒着热气。几乎所有人都带着兵器,不时的虎视眈眈瞧着周围。见到秦逸凡他们进来小村,原本围成一团的人群如同融化的雪水一般,飞速的让开一条道,将三人让了进去。

“贵客前来,请到村中小店稍歇!”一个看起来颇有些贵气的中年人十分和气的拱手,迎了上来。不等三人同意,就冲着小店里喊道:“小二,看茶,贵客到!”

小二想是早得了吩咐,一路小跑着迎了出来,把手中的毛巾甩到肩上,弯腰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脆生生的叫道:“贵客里边请!”

秦逸凡看了看周围,周围的人看着他们的目光仿佛要把他们吞到肚子里一般,忍不住心中冷笑了一声,却也没有拂逆中年人的意思:“前面引路!”

“好咧!贵客三位!”将三人让进小店,飞快的跑进去,超过三人,拿毛巾在正中央大桌子边上的凳子上扑打了几下,随后抹了抹桌子,这才伸手请三人落座。身手利落,倒是一副常干的模样。上茶的速度也很快,很快三人面前就每人一杯茶,甚至还十分殷勤的上了些茶点。乡村小店,居然有这等周到的服务,实在是难得。

见三人十分配合的进入了小店,而且十分配合的坐到了外面几乎从门口就可以看到的位置上,外面的人都好像松了口气,不过随即马上紧张起来,继续虎视眈眈的盯着周围。

“陈庄主,现下咱们可以谈谈了吧!”一个骑在马上的汉子大声的喊道,他喊话的对象,赫然是刚刚请秦逸凡休息的那个中年人。

“马帮主,不是兄弟不仗义,只是,这次的机会难得,兄弟怎么也不会放手的。有什么道道就划下来,陈某在这里接着,绝不含糊。”中年人却是半步不让,针锋相对。

秦逸凡三人如同看戏一般,看着外面那些人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拨,一拨是陈庄主,一拨是马帮主,还有一拨似乎是一些闲散人等,没有统一的组织,估计是听到了消息匆匆赶来的独行客。

不用问,看这个架势,三人也能猜出来,他们三个好像就是这些人争夺的焦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把他们三个放在眼里,只当他们三个是任人宰割的软柿子。

旅途劳顿,能有个地方歇歇脚也不错。还能有茶有水有座有房,人家待若上宾,门外还有热闹看,这样的生活,倒是也不错。三人忍着笑,默默的看戏,不时的吃吃喝喝,好不惬意。

门外似乎还停留在嘴仗的阶段,大家都比较克制,谁也没有动手,只是在江湖道义和人情义理方面论来论去。不知怎的,居然双方都有理有据,说的舌绽莲花口若悬河。不知道顾忌什么,还没有动手。

林秋露暂时以她修道人的目光,看不出这些人的深浅,有点好奇的问秦逸凡。秦逸凡笑了笑,轻声的指点道:“双方的高手还没有到,镇的住场面的人不出现,打不起来。慢慢看,今天这热闹有的瞧!”

既然林秋露问出来,想必秦小玲有同样的问题,所以秦逸凡解释的时候都是靠近她们两人。身为凤卫之一,林秋露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等从头到尾活灵活现的江湖纠葛,十分的感兴趣,津津有味的欣赏着,比起之前秦小玲要看热闹的心思丝毫不弱。浑然忘记了自己三人才是那些人争论的焦点。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