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四十章 谣言四起(下)

第四十章 谣言四起(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秦小玲生姓单纯,根本想不明白,但林秋露跟随皇上多年,却一点就透。

林秋露知道的皇上,励精图治,杀伐决断,少有的年轻的开明之君。尤其是当年的一战,天纵奇才,以三十万之众大破鞑子四十万大军,威势一时无二。也正是在那个时候,群臣拜服,天下大治,没有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故事。

秦逸凡说的不错,那个时候的皇上是不能错的,一旦有错,他就要为这个错误负责,也就不会有现在朝廷中的绝对权威。可既然皇上没有错,那错的只能就是别人。擅闯禁中的秦逸凡也就成了替罪羔羊,而且还是绝佳的现诚仁选。

还好,秦逸凡也不是傻子,立时请罪并主动的脱离军队,以所有军功抵罪。皇上也宽仁淳厚,赦免了秦逸凡的死罪,但却敢离军队,用不得录用。那一队被秦逸凡冲杀进去的禁军好像也在后来因为中了埋伏而全军覆没,其中几个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将领也得到大批的封赏,但其中的意味却不言而喻。

老幺则被提携,并在后来的战斗中战绩累累,一步步高升,最终成为皇上信任的重臣,官拜大将军之职。而当时秦逸凡离开军队后就回到了家乡,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

估计就是在那个时候秦逸凡和皇上有了交情,而且经过那一次,皇上也对秦逸凡长一直抱有歉疚之意。这样的话,得知秦逸凡的下落后,将林秋露赐给秦逸凡也就一点都不稀奇了。

林秋露不知道的是,皇上甚至给了秦逸凡一枚如朕亲临的玉佩,用以补偿当时秦逸凡主动承担罪责保全皇上脸面的委屈。

经过林秋露的点拨,秦小玲也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只不过她好像现在还是没有习惯说话,谁也不知道她明白以后在想什么。

正在林秋露还为秦逸凡和皇上的这些陈年往事唏嘘的时候,秦逸凡却突地想到一个问题:“皇上没有练过任何的功诀,怎的拿到那枚印玺会有那般的异像?”

这是秦逸凡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拿在自己手中,甚至拿在林秋露的手中,那枚印玺都没有过任何的异状,皇上一拿却天现奇景。固然是九五至尊,但这个也实在是太离谱了吧?

“真皇之气的刺激。”林秋露淡淡的回答道:“元庆老道的印玺,本来就是大逆不道的金龙印,炼化之后才会有那样的异像。不过皇上身怀真皇之气,自然和我等不同。”

“什么是真皇之气,从来没有见过皇上练过,怎会如此的神奇?”这次换秦逸凡做好奇宝宝,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也不管林秋露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

还好,林秋露的师门功诀中,有一部分就是要依靠近距离吸收这真皇之气来修行的,所以还是相对的了解一些:“你以为真皇之气是皇上修行的?谁敢违背天意妄自教导皇上逆天功诀?不怕天打雷劈吗?”

“那皇上这真皇之气是从何而来的?”既然皇上没有功诀,难道这是天生的?

“真皇之气,那是当今圣上威凌四海,天下臣服,万众叩拜,千千万万天子子民虔诚之心汇聚而成的天子之气,这还需要皇上亲自修行吗?”林秋露说起真皇之气,也是一脸的崇敬:“就算想要修行,却又有什么法诀能够修出这天子之气来?”

林秋露这么一解释,秦逸凡立时明白。而且,举一反三,也很快就明白了林秋露他们这个门派何以能迅速的找出真龙天子的原因。

当皇上治下国泰民安之时,所有人都人心所向,自然真皇之气最盛。反之,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时,自然没有人会对皇上歌功颂德,诚心拜服,也就没有真皇之气。

当今圣上正是春秋鼎盛,加上大战余威,不久之前四夷臣服,天下大治,自然天子之气出奇的强盛,激发一个金龙印绰绰有余。也只有皇上才有这天子之气,旁人却是想求都求不来的。怪不得老天不让皇上福禄寿俱全,天尚不全,人又怎么可能有完人?

三人歇息的时候,京城中的传言已经用比他们的赶路速度快的多的速度,迅速的传到了周边的城市,而且越传越神。简直就是秦逸凡一人,如同神仙下凡一般,将番使找的几个妖魔鬼怪杀的落花流水云云。倒是皇上许下的承诺没有变,仍然是两个,只是换成了皇上在宴饮之后赐下两个信物,只要拿着信物,呈给皇上,提出要求,就可以得到皇上的允准。

这传言在民间如同瘟疫一般疯狂的传播,这等大快人心的好事,当然是越传越广。尤其是在江湖上,不少武林人物听到传言,早已按捺不住心动。如果传言属实,认信物不认人的话,那抢过这个信物来,岂不是可以向皇上予取予求?

身为主角的三人,不,两人一尸体,却没有听到这传言,依然按照自己的计划和行程,向西北那边出发。一路上秦逸凡都在思索李总管的话,总觉得有些什么在冥冥之中向他招手,但却差一点无法抓住,就差一点,这感觉让秦逸凡说不出的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秦逸凡的错觉,自从那天从皇宫出来,秦小玲把那颗煞气凝结的珠子还给秦逸凡之后,秦小玲的表现就有些不同。但仔细看却又发现不了什么,也就没有多关注。

走了几天,秦小玲好像已经没有了陪着两人用双脚走路的兴趣,经常大半的时间都在地下遁形。没有显眼的阴尸那副装扮,旁人看到,也不会以为他们就是在京师宴饮上力挫番使的英雄。

不过,渐渐的,他们在路上歇息的时候,也能听到落脚地的村民或者行商在讨论他们的“事迹”。尤其是那个皇上的无条件承诺,更是吹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旷古烁今感天动地,只要一个信物在手,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般。

听的秦逸凡和林秋露都有些好笑,皇上的一个承诺而已,的确,可能有限的荣华富贵很容易,皇上富有四海,也不吝一点物质上的打赏,但也没有到他们说的这么神奇,简直有这一个承诺在手,就可以开天辟地,起死回生,皇上又不是良医,也不是什么绝世补品,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但两人也算是有些江湖行走经验的,虽然不多,但也能听的出来现在传言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如果这样传下去的话,还真不知道那些整曰里就喜欢无事生非好勇斗狠的江湖人会如何想像,虽然秦逸凡不怕,但他也并不想无缘无故的就沾染上麻烦。

不知道这传言的源头是哪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谣传出来?秦逸凡自问除了在京师和老幺府上的那些人开始有些争斗之外,没有得罪过天朝的任何人。难道这些谣言是那些番使输人输阵之后炮制出来的?

无论如何,一路上要多加小心了。虽然自己知道是谣言,但架不住有人信。有人信就会有人起邪念,小心总是没有大错的。

秦小玲好像不愿意在人前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连秦逸凡现在一天之内也很少见到她出现,很是奇怪。和她之前一副天真少女的脾姓,喜欢看热闹的姓格来说,变化实在是太明显,很是突然,突然的让人有些无法接受,进而开始担心。也许安全上不用太多考虑,只要不是遇到什么修道高手就行,但更多的却是担心她突然无法控制,那可就是生灵涂炭了。

“你怎么了?”在傍晚休息的时候,秦逸凡再也忍不住,见到秦小玲后,把自己的担心问了出来。

“头……疼……”秦小玲还是没有恢复正常的说话速度,听起来还是断断续续的,十分的别扭:“……好……多……声音……”黑纱覆盖全身,秦逸凡暂时也只能从秦小玲的语言上体会她的难受。连千年阴尸都无法忍受的痛苦,可想而知这痛苦的剧烈程度。

秦小玲生前看来也是个倔犟的女孩子,如此的忍受竟然一声不吭。如果不是秦逸凡问起,还真不知道她身上居然有这样的变化发生。

林秋露也是大吃一惊,千年阴尸居然感觉痛苦,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难道是京师的护城大阵太过厉害,导致秦小玲强行入城而受伤,直到现在才发作出来?

只是,面对千年阴尸,秦逸凡和林秋露却也只能看着毫无办法。任谁也没有这样的经验,对方可是一具死去上千年的尸体,魂魄被生生封印在自己体内,这种邪门的法术,就算林秋露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说起了解,还差的远。

现在秦小玲还能忍受住这样的痛苦,但谁知道什么时候是她的极限?到时候该怎么办?难道放任秦小玲如此的痛苦下去?可不放任又有什么办法?忍不住,秦逸凡和林秋露也开始头疼起来。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