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三十九章 红尘历练(下)

第三十九章 红尘历练(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7  |  更新时间:

之前皇上称呼小李子的时候,秦逸凡还不敢肯定老太监姓什么,这次看到玉牌上的李字,当然知道了他的姓氏。

李总管这份大礼可送的不轻,能和他一个级别的老朋友,那该是什么样的人?虽说他说不知道这个老友的生死,但能推荐秦逸凡去请教的人,怎么可能比他还要差?连李总管都没死,他的朋友很大的可能也还健在。

想来也是李总管这么多年来,无缘再次出禁宫,和那个朋友也断绝了联系。不知道他的生死很正常。秦逸凡只是好奇,能让李老太监如此的推崇,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一个隐世高人的弟子,生姓豁达,不然也不会和咱家一个阉人结交了。”李总管好像是很想念这个老朋友,不知道他们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故事。不过,这不是秦逸凡应该关心的内容。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感谢李总管的这一番心意。

虽然他是因为皇上的旨意来点拨自己,但事实上他的道路并不适合秦逸凡,本来到此已经完结,但他还是给秦逸凡指点了一条新门路。固然有皇上的旨意,也有后来他所说的对秦逸凡的欣赏。李总管已经八十多岁了,这份人情,秦逸凡可不愿意欠着。

想了想,秦逸凡过去向秦小玲说了几句,随即,从秦小玲那边接过一支细小的物事。林秋露眼睛尖,一眼就看出那是一柄四品飞剑,只不过没有人炼制而已。这飞剑的样子细小,只有一端是尖利的,和李总管之前用的绣花针倒是十分的相像,只不过比针要大上几分而已。

李总管的武器已经被秦逸凡的最后一击而毁坏,无法使用。本来到了他这种地步的人,早已不拘于武器的锋利,而且身在宫中,近身伺候皇上,身边不得有武器,所以李总管也只是随身带着几枚平常的绣花针,危急的时刻也是杀敌利器,当然,切磋的时候也是让秦逸凡一开始头疼的武器。

但绣花针毕竟是凡铁,和秦逸凡的刀面相击还没有什么大碍,但和刀锋一碰,不管李总管的内力有多深厚,仍然是无法抵挡秦逸凡菜刀的锋利。

用飞剑做礼物,送给一个根本无法发挥其全部作用的习武之人,林秋露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虽然这飞剑她也看不在眼中,但毕竟好坏也是个法宝,如此的拿来做人情,想来还是因为从元庆老道身上捞到的东西太多,不值得珍稀了。

给皇上的印玺和夜明珠还说九五至尊情有可原,一来印玺也有护体功效,经过皇上的真皇之气激发能发挥作用。夜明珠明显就是个享受的法宝,对修道之人也没有什么实质姓的用处,给皇上也无可厚非。但一柄飞剑给一个不能发挥功效的人,实在是浪费。

“刚刚下手没个分寸,毁了前辈的兵器,手上正好有一柄类似的,请前辈笑纳。”秦逸凡倒是毫不可惜,恭恭敬敬的献上。不为别的,只为还这个人情。他可不想像李总管那位朋友一般,一个人情欠上数十年,时时如芒刺在背。

虽然林秋露年纪说不定也不比李总管小,但论起人情世故和镇定功夫,和这个在几任皇上面前伺候的老人可根本没办法相比。李总管根本就没有看她这边,但只是眼角余光微微一扫,几个人的情形都是眼中。这可是数十年来察言观色的极品功夫。

只是一个翻白眼,林秋露脸上的神色就已经清楚的告诉了李总管,秦逸凡手上这东西不是凡品。李总管倒也没有客气,伸手接过,只是一触摸间,就感觉和平曰里接触过的东西不同。入手轻盈,十分的顺手。

虽然比以前用的针大了稍许,但飞剑制作精美,而且为了携带方便,还配着一条链子,挂在腰上,十足一件轻巧的装饰,丝毫看不出是兵器。

而且在李总管看来,这细针材料入手就知道非凡,以前竟然从来没有接触过。轻轻的在旁边的青石上试了试,没用多大的力道,整个细针就完全的扎入了青石当中,端的是锋利异常。

毕竟还是阉人,还是个武功高手,突然得了一柄非同寻常的武器,又是极其珍贵的物事,十分的欢喜:“好,难得你有心,咱家生受了。”

临了,李总管还是问了一句:“你那个……妹子,修习的是什么功法?这么长时间,咱家竟没有听到她一丝的呼吸之声,如此的高手在身边,你还需要舍近求远?”秦小玲一直没有表露具体的身份,李总管也只知道她姓秦,也许和秦逸凡有关系,不知道怎么称呼,最后猜测了一个妹子。

秦逸凡差点笑出声来,林秋露也是忍俊不禁。不过,还是看李总管的面子,生生的忍住了。虽然修道之人在皇上身边保护,但从来不敢让他知道他们是修道之人,对这些神鬼之说也都是归结为传说,保龙一族完全是一个机密中的机密,连带李总管也不清楚。所以,根本不知道秦小玲就是一个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尸体,如果能有呼吸声,才是见了鬼呢。

但偏偏又不能解释,只能含糊其辞,秦小玲不过是一个天赋异禀力大无穷的普通女子,至于没有呼吸声是因为她身上的黑纱是件宝贝,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声音云云,搪塞了过去。

得到了李总管详细的指点,并得到了他那个友人的信息,秦逸凡这次进皇宫拜访大内第一高手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虽然有些小小的遗憾,但也算是满载而归。李总管的功法尽管不适合功行百脉,但他的方法在秦逸凡来说,也是一个可行的借鉴。

专心一致的把自己修习的经脉修行到极致,说不定也能获得突破。这和秦逸凡以前的想法不谋而合,任何事情,都怕一个专字和精字。只是,经历了幻境中的那种感受,秦逸凡还是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功行百脉的方法,这也是这次离开拳印湖到外面游历的根本目的所在。

皇宫中不可能留外人过夜,皇上已经安睡,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和皇上告别,还是由龙统领领路,把秦逸凡三人送出了宫外。李总管亲自送到宫门,宫门口的禁卫们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尽管知道秦逸凡今曰在宴饮上大放异彩,深得皇上赏识,而且还留下私谈。没想到出来的时候竟然是内卫统领加内廷总管联袂送出宫门,真不知道皇上赏了他多大的富贵。

站在宫门口,秦逸凡看了看后面跟着的林秋露和秦小玲,忍不住笑出声来:“小玲,你修行的功法很厉害啊,能不能指点我一下?”随后,自己都忍不住,弯腰笑了起来。旁边的林秋露早已捂住嘴巴,吃吃的微笑出声。秦小玲看不到她的表情,一直没有出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皇宫外空旷的广场上,林秋露忽的问秦逸凡:“现在去哪里?大将军那边吗?”

秦逸凡点点头:“去和他告别,我们去李总管推荐的那个前辈那边找找看,顺路看看路上会有什么门派,也去拜访求教。”

“可人家的门派功法,会给你一个外人指点吗?”林秋露显然是深知现在武林当中各个门派敝帚自珍的陋习,很有些担心。

“无妨,也许可以用一些其他的东西打动他们。”反正元庆老道身上捞了不少,有的是东西让武林人物动心。只要做的秘密一点,也是可行的。

“你真的不想看看元庆老道的功法和控尸**吗?”林秋露咬了咬嘴唇,很是踌躇半天才把这句话问出来。之前秦逸凡拿到的功法,都是几块散碎的玉简,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阅读,秦逸凡就是想看也没办法。而林秋露,却是根本不想让秦逸凡沾染这样的功法的。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林秋露居然主动提出来这个问题。

秦逸凡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林秋露:“怎么了?怎么突然想问这个问题?我当然想看!你以前不是不想我堕入魔道吗?怎么突然想推我一把了?”

虽然秦逸凡是玩笑话,但林秋露却很认真:“如果你要看的话,我可以给你录出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还是那个龙统领授意?”秦逸凡越发的不明白林秋露在想什么,只能奇怪的问出来。

“我不希望看到一个武林高手如同小丑一般的在众人面前表演那些难登大雅之堂的把戏。”林秋露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触:“我也不想你一个想要进入修道之门的高手,却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功法,向世俗的很多人低头。”虽然今天是向皇上低头,还可以忍受,但以后可能就是一些根本不是秦逸凡对手的所谓名门大派的高手,谁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尴尬?

“呵呵呵呵!”秦逸凡听后却轻轻笑出声来:“你们修道之人讲究红尘历练,和我现在要进行的有什么不同。对我来说,这不也是很好的历练吗?”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