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三十九章 红尘历练(上)

第三十九章 红尘历练(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

两厢罢斗,接下来马上就是秦逸凡要请教的问题。龙统领识相的带着所有人离开,现场只留下秦逸凡秦小玲和林秋露。这有可能是人家的门派秘辛,不适合有外人在场。至于秦小玲和林秋露,目前来说算是秦逸凡的人,怎么安排,还是让秦逸凡自己去头疼。

经过刚刚的情形,龙统领也看出来了,只要有秦逸凡,秦小玲就不会出什么事情。既然如此,总是几个人如临大敌一般的跟着,实在没有什么必要,而且还给秦逸凡一个不好的印象,显示他们不怎么相信秦逸凡带来的人。况且牵涉到内廷总管,还是避开一些为妙。此刻老太监不在皇上身边,皇上的安全也需要龙统领更艹心。

秦逸凡倒也没有什么东西需要避开秦小玲和林秋露。真正说起武学方面的事情,她们两个在面前,也不一定能听懂。老太监则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只负责回答秦逸凡的问题,其他人在不在场,他根本就不考虑。

“晚辈想请教一下,功行百脉有没有可能?如何能够做到?”秦逸凡也不矫情,这是他向皇上要来的恩典,倒也不存在非要对老太监感恩戴德的念头。不过,老太监年纪这么大,忠心耿耿,武功又高,也当的起他的前辈。秦逸凡也不是骄横之人,所以还是以晚辈自居。

“功行百脉!”老太监仔细的咀嚼了一下秦逸凡说出的这个词,很是沉吟了一会。过了好半晌才开口,不过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你的内力十分的古怪,居然带着爆裂的劲力在其中,是何缘故?你现在修行几条经脉?”

“内力爆裂是因为真元被压缩后释放,至于我修的经脉,目前只有四条。”秦逸凡也不隐瞒,直接说了出来。既然自己要请教别人,让别人诊断,当然要让人知道自己的情况说出来。

“那你觉得,咱家的内力如何?”老太监好像一反常态,变得和蔼起来,连问问题的时候,也不带那些小崽子,小辈之流的称呼。

“前辈内力高强,晚辈不是对手。”这倒不是秦逸凡妄自菲薄,老太监内力之强横当世少有,两根手指夹着一根普通的绣花针,就可以荡开秦逸凡手持的菜刀,并和秦逸凡对拼如此众多的回合。换作秦逸凡自己,决计做不到如此。如果不是秦逸凡手中武器的便宜,也很难说结果如何。

“你可知咱家我练的内功,牵涉到多少经脉?”老太监又和颜悦色的问道,却没有回答秦逸凡一开始问题的意思。

这个问题叫秦逸凡如何得知,只能摇摇头表示不知。老太监却也不着恼,嘿嘿尖笑了几声:“说了你也不信,不过,我这门功夫,真正修行的,也不过就是四条经脉。”

“咱家从六岁净身,七岁得蒙前总管大人垂青,赐下功诀,修行到现在,已经有七十有六年,至今也不敢说能到功行百脉的地步,只不过我研修的功法却可以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创造这功法的前辈针当的起高深莫测四个字,否则咱家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老太监说起自己的功法,尤其是创造功法的前辈时,一脸的钦慕,那是发自内心的,一点都假装不来。

不过,他这一开口,却把秦逸凡吓了一跳,七岁开始练功,练了七十六年,那这老太监岂不现在已经八十三岁了?这个年纪居然还有这样的身手和内力,委实是惊人。再看向老太监的时候,眼光中更加的有些崇敬,这个年纪,当的起秦逸凡的爷爷了。

奇怪,好像面对那些修道人士的时候就一点没有这样的感觉。对她们来说,百八十年好像也就是个入门弟子,看起来年轻的很。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秦逸凡实在是兴不起一点看这个老太监的这种尊敬。

老太监毫不理会秦逸凡的目光,想必是在平曰里这样的目光也实在看的太多了的缘故。不过,毕竟秦逸凡这样的高手,能对他这样的尊重,心中也是十分开心的,指点起秦逸凡来也劲头十足。

“咱家有段时间也曾经考虑过你说的这个问题,当时也是如你一般遇到了瓶颈,数年没有提高。”老太监也是露出一脸回忆的神色:“不过,咱家也试过很多方法,却没有办法。功行百脉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听到这话,秦逸凡心中一沉,难道大内第一高手也是束手无策吗?不过,多年的和湖中老兄对抗的经历让秦逸凡现在耐姓十足,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依然静静的听着。

“咱家这功法非同寻常,数年下来,竟然没有半点寸进。后来咱家也想明白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功法都适合你想象中的那种功行百脉运转全身才能提高的。”说起自己最得意的武学问题,还是自己数年的心得,老太监一脸的兴致勃勃。尤其是还有一个秦逸凡这样的高手在一旁听自己的教诲时,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

“也许是咱家的功法所限,但咱家不信,不能把真元流转到其他的经脉咱家就不能突破。”冷冷的尖笑了两声:“当下咱家破釜沉舟,就用原来的功法,曰夜不休的勤练。终于有一天,咱家的真元还是发生了变化。虽然不是百脉俱通,但只要挨上咱家一下,可不是那么轻松的。”后来这几句听着轻描淡写,但其中的艰辛却能从那句冷冷的尖笑声中听的出来。

“那会也正是皇上御驾亲征的时候,皇上体恤咱家年事已高,没有让咱家随行。咱家也得以有时间精炼内功,否则的话,哪里轮的到你强闯禁中!”说起秦逸凡的往事,老太监可是一脸的不开心,不过看在秦逸凡还算谦恭的份上,也没有多为难他。

秦逸凡一直没有回答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心中和自己的情况对比。老太监说的有道理,不过也只是适合他自己的道理。是不是有什么话还没有说出来?

“不是咱家藏私,只不过咱家这功法和你们修行的不同。”老太监察言观色的本事可是炉火纯青的,在历任几个皇上身边伺候了几十年,没有这点本事哪里轮的到他稳坐内廷总管的位子。看到秦逸凡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咱家这功法,只有内廷的公公们才能研习。”

他这一说,秦逸凡倒是立刻明白了过来。老太监这功法,原来就是太监的专用功法,需要自残肢体才能习练。如此说来,本来就需要经脉不全的人才能习练的功法,确实也不可能功行百脉。看来,这次大内之行,却是没有什么这方面的斩获了。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和老太监一战,让秦逸凡在攻防之上还是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老太监的身法和攻击速度实在是让秦逸凡感受颇深,对自己武学上的认知也是一个十分好的提示。

之前一直没有想到过大内第一高手是个太监,所以根本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打算找其他的侍卫们请教一下,但老太监却摇头阻止了他:“能在大内供职的,包括咱家在内,也都算的上是追求富贵之辈。咱家还没有是非根,心无旁骛,那些人更加的不堪,怎么可能有大成之辈。我劝你还是不用多在这里费心思了。”

老太监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只是,秦逸凡此行岂不毫无意义?难道来这里只是为了和老太监比拼一场?老太监叹了口气:“很久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年轻人了,不骄不躁,咱家数次挑逗也不发火。年轻人有这样的修养已经不多了,尤其你甘愿放弃到手的富贵,这点咱家比不上你。”

他这么自承不如,秦逸凡反倒有些意外。老太监却没有他这么惊讶:“咱家欣赏你,指你一条明路。”

“那些名门正派虽然多年没有什么特别杰出的子弟,但他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功法也有独到之处。如果你有门路,不妨找找他们。”老太监虽然说起那些名门正派的时候一脸的鄙夷,但对他们的功法却也称赞有加:“如果你没有,咱家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个朋友,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你带咱家的信物过去,说不定他能给你一些指点。”

递给秦逸凡的是一块玉佩,秦逸凡心中感激,谨慎的收好。这内廷总管果然不是普通人,就连信物都是玉质极佳的和田玉,雕琢精细,一面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李字。

“我这老友曾经说他在西北的沙漠边缘生活,如果你有闲暇,尽可以去找他。”老太监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可能是想起了自己的老友有些感慨:“但愿他还没死,他还欠着我一个人情,送给你了,代我问候他!”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