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三十四章 番使嚣张(上)

第三十四章 番使嚣张(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2108  |  更新时间:

光这一手剥皮的功夫,就让众人一阵惊叹。屠夫手中的到好像是削铁如泥的利刃,根本就没有遇上过什么能阻碍的东西,刀身一直在按照一个十分欢快的节奏在运动着,说不出的干净利落。

盛满了血的大盆已经被那个精壮大汉搬到一边,紧接着又拿过另一个来。这次,屠夫哼着歌谣在牛腹部中央一刀划过,如同经过精准的丈量一般,十分准确的在正中央划开。腹中的下水登时喷涌而出,落在早已准备好的木盆当中。两三刀在喉部和牛股处切开下水和身体的连接,装满了牛下水的木盆又被迅速的端走。

接下来的表演,真的是如同《庖丁解牛》当中描述: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屠夫身体的动作,站立的位置,甚至下刀的准确,着实让一干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轻松解牛的人目瞪口呆。

屠夫的牛刀在手中根本就没有停止过,口中的歌谣也一直没有断过,甚至脚下的步子仿佛还遵循着一定的规律,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是在分割解剖一头犍牛,而是在跳着一种域外风情的舞蹈。

刀子落在牛肉上,发出低沉的让那些沙场拼杀的武将们都有些齿冷的声音,但在此刻背景音乐的衬托下,却说不出的好听。在那些没有经历过刀光剑影的人看来,正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即便是那些武将们,也能从长调和刀子入肉的声音当中被引起一阵厮杀的共鸣。

随着各个部位的不同,牛肉被分门别类的切开,整齐的码放在两边的架子上,周围的人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片刻间,在屠夫口中的这个调门结束之前,一头犍牛已经变成了一堆连着血肉的骨架平放在摊开的牛皮上。

直到现在,那头牛略显有些狰狞的骨架才让人们觉得有些残酷。不过,屠夫的调子一转,音乐也跟着变化。从那种苍凉悠长变成了节奏明快但有有些紧张的金戈铁马。

接下来的屠刀好像变成了在骨架之间跳舞的精灵。彼节者有闲,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闲,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长长的刀刃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在骨节的空隙当中不停的进出,每一次,都会带着一块骨头离开大骨架。

腿骨,肋骨,髋骨,肩胛骨,脊椎骨,头骨,如同屠夫伸手就能取下来一般,一点都看不出原来还是被筋肉和肌腱连接在一起。随手一拿就是一块,没有半点的迟滞和吃力,解开的骨头摆放在摊开的牛皮上那块骨头应该放的位置,看起来很是让人感觉新奇。

不说那些整曰里都是之乎者也的老学究,不说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嫔妃诰命,就连那些沙场出入的武将都没有见过如此精准而且轻松的解剖程序。加上音乐的映衬,屠夫如同舞蹈一般的动作,异常的吸引。大家都是看的目不转睛,没有一个人分神。

从牛骨上剔除血肉也是让人赞叹的技艺。还是那柄刀,却好像变成了另一种专门的剔骨刀一般,沿着骨头的形状,一刀下去,恰到好处的切断骨头上的薄膜,随后就是轻松的如同揭下身上的衣裳一般,血肉和骨头分的一清二楚。偶尔会有些粘连,也是一刀过后,就再无障碍。

剔下来的骨头,光滑洁白,没有半点血肉模糊的景象,被整齐的摆放到两边。当牛头骨被剔除干净摆放上架子的时候,屠夫口中的调子刚好完成。

按照不同的部位斩的方方正正的肉块,分离开的牛骨,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两边的架子上,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千余斤的犍牛就变成了一堆堆整齐的肉块和被分离开的骨头。骨头上干干净净,没有挂带一丝肉丝。巨大的牛皮完完整整,牛首牛尾俱全,连眼睛口鼻处都没有半点损伤,也被搭到了两边的架子上。

整个过程,完全可以称得上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是一个干净利落能够形容的。本来是充满血腥的屠牛场面,竟然也变得赏心悦目起来。

虽说这是番邦使者费尽心力用来挑衅的手段,但看过的人还是忍不住一阵赞叹。这样的技艺,确实是可以称之为道了。以前一直以为屠夫是个粗鄙的职业,现在看那个到现在身上还干干净净的屠夫,隐约间也有了一丝大师的风范。

不管是什么技艺,当真正的上升到了这种境界之后,都会让人兴起望而兴叹的感觉。琴棋书画是高雅的享受,但看这个人屠牛,居然也一点没有那种恶心粗鄙的难受。尤其他哼着曲调,踏着舞步,轻松的挥舞着手中的屠刀,在众人眼前一点点的把整头牛分开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丝令人由衷的欢喜。

屠夫的刀已经交给了旁边的侍卫,由侍卫检查之后呈给皇上,因为皇上也想看看,他用的刀是不是如同《庖丁解牛》中所言,十几年不换依然光亮如新。

等到皇上眉开眼笑的欣赏完,带头的番使恭恭敬敬的上前,身后跟着那个大汉和屠夫。深深的一礼之后,番使才又一次开口:“藩属小技,粗鄙难耐,引方家一笑。我天朝可否让疱丁传人,也做此一番指教,让我等藩属小民一开眼界?”

这番使竟是输了一阵之后不甘心,步步紧逼。皇上登时脸色一变,不等皇上开口,早有大臣跳将出来,指着番使喝斥道:“大胆,难道你要在座重臣给你表演如此贱业,置我中华天朝于何地?”

番使大惊,连道不敢。这些,被那个大臣又一次抓住了辫子:“怎么,不是在座重臣,难道还是要皇上给你亲自动手不成?”在座的,除了重臣就是皇上,大臣说的不错,这么多人当中怎么可能有人艹持屠牛贱业,这个番使如此无礼之要求,当场推出斩首都不为过。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周六了,祝大家周末愉快。多多推荐收藏,谢谢大家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