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十一章 我说了算(中)

第十一章 我说了算(中)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

“变化?”秦逸凡假装一怔:“老张,什么样的算是奇怪啊?”

“嗯!”师兄老张沉吟了一会:“比如山里的野兽有没有受惊乱怕,这里居住的人有没有什么突然暴病什么的?”

看师兄老张急切的眼神,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秦逸凡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才摇摇头:“这里的人没什么不正常。就是有几个外地的练武之人在这里打架以后就大病一场,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

明显师兄弟两人的眼中冒出了恍然大悟的光芒,随后师兄老张笑嘻嘻的转回秦逸凡这边:“掌柜的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问这个?”

秦逸凡点点头,心中暗笑。

“不瞒掌柜的,兄弟是做药材生意的,所以很关心这些,以后在这里的生活,还要掌柜的多加照应啊!”一语不动声色的掩饰问这些的目的。如果秦逸凡真的是个开客栈的掌柜,说不定就信以为真了。

村民们知道两个人的表面目的,倒是很开心,谁不喜欢除了家用以外,身上还有几个余钱啊。对于两人的要求,也都很感兴趣。师兄老张说过会教大家辨识药材,等秦逸凡和他们说完话,外面等着的几个山民就进来,和老张说起辨识药材的事情。

老张昨天晚上一定受创了,不然今天不是这样的脸色,但说过的话还不能不算,硬挺着伤势给大家讲解一些草药的常识。毕竟是专门做医药的丹鼎门弟子,的确不一般,就连在一旁听着的秦逸凡都学到很多草药的辨识。

山民们兴高采烈的离开,林秋露已经到了她固定的修炼时间,找了个由头出去,客栈里只剩下秦逸凡和两个外乡人。两个师兄弟对望一眼,笑容再次出现在脸上。

“掌柜的,这里的村正是哪位啊,容我兄弟去拜访一下,来了这里的地头,也要他老人家照顾一下。”这是明显江湖人的规矩,到一个地方长住的话,需要拜山。

“不敢,小地方,也没有什么村正。”秦逸凡好像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笑容一般,老套的回答:“在下恬为这里的主人,大事不敢说,小事还能做点主。至于拜山嘛,不需要。”

当秦逸凡自己表露是这里的主人的时候,师弟小李就借着倒茶的机会,不动声色的到了秦逸凡背后。随后,配合着师兄老张的热络话语,十分殷勤的把一杯茶送到了秦逸凡手中:“掌柜的,喝茶”。

秦逸凡接过茶水,端在手中,却不喝下去,而是带着笑意看着师兄老张。直把老张看的有些心惊胆战,心中不住的打鼓,这才端起茶,正待要喝下去,却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茶到了口边又放了下来。

师兄弟两人的心好像随着秦逸凡的手上下起伏,见茶水已经到了口边秦逸凡却又放下来,师弟小李毕竟还是年轻,满脸的失望。还好,秦逸凡是背对着他,应该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师兄老张的经验比较丰富,没有任何的异样,一脸正常:“怎么,掌柜的,有什么吩咐吗?”

“吩咐不敢,不过有点东西确实要向两位请教一下。”秦逸凡茶水已经不再端在手中,放到了桌上。

“掌柜的太客气了!”师兄老李还是一脸的笑容,言语中一如既往的带着外乡人的客气:“请教不敢说,但凡知道的,言无不尽。”

“如果我把这杯茶喝下去,会怎么样?”秦逸凡满脸的随意,但问出来的问题却十分的叫人难堪。

“……”

秦逸凡话一出口,就引来一阵死寂。师兄弟两人的面色也随之大变,尤其是师弟小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看向秦逸凡的目光,也带上了些许的惊讶和不满。

过了好半晌,师兄老张才挤出一丝笑容:“掌柜的说笑了,这茶可是咱们店里的。”

没有任何回答,秦逸凡的目光如同能穿透一切障碍,直接看到两人的心中。师兄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却只能张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师弟显然没有师兄的脸皮,被人拆穿还能强自笑出来,大喝一声,隔着桌子扑上前来。

人还未到,一阵白色的烟雾已经怦然爆开,将整个客栈的大堂尽数笼罩其中。随后便听到师兄紧张的声音:“手下留情,掌柜的!”

仿佛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烟雾中除了发出一声轻轻的“嗤”一声,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什么打斗的动静。除了烟雾依然在不停的弥漫,里面的景物看不清楚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随后,好像突然的起了一阵风,客栈大堂中的浓稠的烟雾刹那间被吹的干干净净。

师弟小李保持着一个可笑的向前扑姿势,但身体却一动不敢动。仰起的脸的正中间,一柄看起来如此普通的菜刀,正放在前面。小李甚至可以感觉到菜刀刀锋的锋利,只要拿着菜刀的手的主人轻轻向前一送,没有人会怀疑小李的脑袋会和以前看到的那些被一剖两半的猎物的脑壳有什么区别。

菜刀当然是拿在秦逸凡的手中,端坐在条凳上,除了手伸出去,其他的身体好像没有动过一般,面前的茶水也丝毫没有变化。

只是,旁人看起来很神奇的是,小李的周身,好像若有若无的有一个透明的罩子将全身护住。看罩子的形状,应该是一个鼎状物,只不过,这个透明的罩子对秦逸凡好像一点用的没有,执着的菜刀如同切入豆腐一样的轻松,师兄老张在旁边一眼就可以看到,那个透明的鼎状物上从上到下的一道光滑平整的裂痕。

见到师弟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师兄老张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仿佛没有看到师弟鼎上那道裂痕一般,隔着桌子,向秦逸凡远远的一拱手:“多谢掌柜的手下留情。”

小李的脸上,一脸的惊慌,双眼如同变成了斗鸡眼,死死的顶着自己脸上的菜刀,动都不敢动,豆大的汗珠顺着发际流到了脸上,又流过了耳垂,从耳垂上缓缓的滴下。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起点原创!</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